柚稚

听风在说

一颗油麦菜星:

辰乐弟弟强势打酱油
别问我一个明明已经在SM出道的孩子怎么又签到艺兴的公司
毕竟连艺兴的公司都是我编的🙃

——————————————————————

04

张艺兴一身还是昨天在韩国的行头,皱紧眉头听主治医生讲钟辰乐的情况。
“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小腿胫骨、腓骨两根骨头都骨折,其中腓骨还是扭转错位;头部的检查结果暂时还没有出来……”
辰乐的助理跟在后面战战兢兢地听,医生说一句,她就“啊”一声,声调还是越拔越高的那种。张艺兴本就因为惦记着钟辰乐的状况心烦意乱,小姑娘再这么一惊一乍的更让他气闷。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直接把人支出去:“小夏呀,你去帮辰乐买点儿水和吃的回来,再去他宿舍给收拾几件洗漱用品,等他醒了预备着。”
小夏姑娘进这一行的时间不长,钟辰乐也是她跟的第一个艺人,出事之后早就吓得魂儿都飞了,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大老板回来坐镇发话,听了吩咐猛点头,转身蹬蹬蹬地就往外跑。
张艺兴揉了揉眉心,对医生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啊医生,您继续说?”
钟辰乐的主治医生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医学博士,看已经说了个大概干脆就合上了病例本,安慰道:“您放心,孩子身子骨挺硬朗,应该问题不大,等片子都出来了咱们再看,主要就是后期的康复很重要。”
张艺兴点点头,“那他大概什么时候能醒?”
“这就不好说了。你们的工作人员跟我讲他是从马上摔下来受的伤,所以现在还不能排除头部出现淤血或者其他问题的状况。”
说话间一个护士从病房里快步走出来,“医生,病人醒了。”

钟辰乐腿上绷着石膏,委屈巴巴地趴在床上冲张艺兴眨眼睛,“艺兴哥,好疼哦……”
钟辰乐可是比王嘉尔还吴世勋的弟弟,更何况还是张艺兴一手带出来的,现下受了这么大苦,盐一脸的弟控张总立刻就遭不住了,几步跨到床边,小心翼翼地伸手贴上他的额头,心疼地问:“乐乐呀,想吃什么吗?哥这就让人去给你买去。”
钟辰乐把张艺兴的手从自己头上拉下来握在手里,乖乖地摇头,“哥,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啊……”
“怎么说话呢!”张艺兴皱眉,“你受伤哥心疼还来不及呢,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那MV……”
“工作的事都推后,养好身体是正经。”张艺兴倾身抱了抱他,感觉小孩儿把头埋在自己颈边,很快就是一阵湿凉滑下来,“没事啊……都有哥呢,天塌下来也有哥给你撑着,咱们乐乐不怕哈。”
钟辰乐不好意思地抽了抽鼻子,张艺兴笑着拽了一把纸巾塞到他手里,“你看你,还哭鼻子呢。要不要哥给你吹吹?哦~痛痛飞走咯~”
钟辰乐破涕为笑,“呀哥……你这个治愈独角兽不是早就退休了嘛。”
医生刚给他检查了一遍各项身体指标,也被两人的对话逗笑了,“开始还以为你们就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现在看来倒更像是兄弟。”
钟辰乐骄傲地一扬头:“那是!全天下都没有比我艺兴哥更好的老板了!”

打从张艺兴下飞机开始,他的手机就没消停过。艺人出事故这事儿可大可小,至于钟辰乐这样的流量担当,就像当年的EXO一样,几千万粉丝时时刻刻盯着,娱记也好,八卦营销号也罢,哪个不是伸长了鼻子要抢第一手新闻。各方面都在等着他的安排指示,钟辰乐也看出来他忙,撒了会儿娇就主动把人往外赶:“啊,艺兴哥,我好困啊!你快回去吧,你回去了我好睡觉。”
张艺兴刚按断一个陌生的号码,转头对他笑笑:“那你睡,哥在旁边陪你。”
“那可不行,好歹哥你也是我大老板,你在旁边坐着我哪能睡的着呀,快走吧快走吧!”钟辰乐唯一能动的双手直接推在张艺兴的腰上往外使劲儿,“哥快去吧,快去吧哥,我这里有经纪人哥和小夏姐呢。”
这说着话呢,又是好几个电话叮叮当当地往里进,正好助理小夏也大包小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张艺兴想了想终于点下头,再三拜托了医生好好看着钟辰乐,就离开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也来不及回家换身衣服洗个澡,公司原本就一摊子事等着他,现在再加上钟辰乐受伤,更是雪上加霜。喊了司机过来接他直接去公司,十几分钟的路程加上堵车,满打满算不过半个小时,刚好够他眯眼睡一小觉。
司机想着能让他多睡一会儿就直接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停着,张艺兴却跟设了闹钟似的,半个小时一到立刻睁眼,左右看看有点儿黑,大概也就明白了是司机的好意,于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伸了个懒腰打开车门就要往电梯走。
走了几步感觉不对——好像,被人盯上了???
毕竟是一家娱乐公司,自己也是偶像出身,不是没见过偷窥的狂热私生饭,可自己都退居幕后两三年了,XB安保措施又一向完善,没道理地下车库里还能混进来私生啊。
从小到大看过的那几部有数的动作品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挨个转了个遍,电影告诉我们:地下车库最是冲突高发区域。张总的中二之魂又开始熊熊燃烧,有意兜了一大圈,倒要看看这个私生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渐近,张艺兴放慢步伐绕到一根立柱后,屏住呼吸——
“怎么是你?!”

吴世勋戴着一顶黑色棒球帽,一身运动服加黑色口罩,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站在他面前,拳头握紧又松开,僵持了好久,才慢吞吞地开口:“你明明说好了不会走的……”
哦,言下之意是在控诉他的不辞而别了。
张艺兴左右看看没什么人,自己兜里的手机又一直响个不停,总不能真把吴世勋扔地下车库里,想了想干脆直接拖住他的手腕把人往前拉:“你先跟我去办公室,回头再说。”
吴世勋乖乖地由他牵着,一声不吭。
张艺兴冷哼:“现在消停了啊?昨天饭桌上那个气势哪里去了?”
还是不说话。
张艺兴回头看了他一眼,口罩挡住看不到表情,直接上手给扒掉,露出下面一张俊美的脸,眉眼低垂着,不言也不语。
张艺兴叹了口气:“公司的艺人出了点儿事故,急着等我赶回来处理。”
这就算是解释了。
吴世勋低低地“嗯”了一声,视线定在两人双手的位置,动动手指,把姿势换成了十指相扣。
张艺兴没阻止,低声嘲笑了一句:“小孩子气。”

电梯在十楼停下,一开门早有秘书等在外面,手里厚厚一打文件。秘书也是足够职业,看到自家老板牵了个漂漂亮亮的男人上来也就一秒钟的惊讶,立刻调整好了自己的面部表情,跟在两人身后一项一项地给张艺兴讲解急待处理的各类事务。
“工作室的通稿准备好了吗?”迫在眉睫的还是钟辰乐的事,粉丝要安抚,媒体也要给答复。
秘书抽出pad划开屏幕,“在这里了,老板。”
张艺兴接过来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点点头:“差不多,发出去之前记得再检查一遍,团队时刻做好监控,我要随时听关于各方面舆论的评价总结。媒体那面挑几个跟咱们家关系好、往来多的,把确切消息给透出去,好好跟人家说,不许急。公司其他艺人和组合今天就不要发娱乐方面的微博了,过两天等辰乐情况稳定了安排他们去探望一下,尤其是仁俊,粉丝撕他俩不和都要撕上天了。合作方那面帮我约他们音乐总监,我亲自去跟人家道歉。辰乐近期还有什么通告要赶?你跟他经纪人把行程表要一份过来,他能做主推的就直接推,剩下也需要解释的都提前标记好了给我。哦对了还有……”
秘书正一条一条地做笔记呢,闻言停下笔,“老板还有什么?”
张艺兴略沉吟了一下,“这两天的新闻就先别让辰乐看见了,经纪人和小夏那边盯着点儿,手机也别给他玩儿——现在养好身体最重要。”
他一边说着,一边松开吴世勋的手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从背后的书柜最底层翻出一套《龙珠》来,转手递给秘书,“打个电话给辰乐助理,让她过来拿去给辰乐解闷。”
秘书看自家老板一脸壮烈的表情,忍俊不禁:“老板,你对辰乐可真好啊,自己的私藏都舍得往外掏了?”
张艺兴摆摆手让她赶紧走,“去去去,等下我可真舍不得了。”
秘书笑着抱了一摞漫画出门,路过吴世勋的时候还跟他友好地点了点头——娱乐圈水浑得很,谁知道这是公司新进艺人,还是未来老板娘啊。

“那么——”秘书出去了,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他两人,张艺兴双手交握撑在下巴下面,“现在可以说说咱俩的事了。”
吴世勋还站在原地,深黑的眼眸仿佛能看透灵魂,直直地盯住他:“钟辰乐?”
“我签的艺人,有什么问题吗?”张艺兴笑的成竹在胸,反问。
吴世勋垂着眼睛一步一步向他走近,张艺兴索性舒舒服服地往后一靠,抱着胳膊大方看他,开口就带着讥讽:“你要是还想摔点儿什么,那咱们去隔壁会议室。我这里乱七八糟的文件多,由着你发泄,你是爽了,我收拾起来可麻烦。”
吴世勋不说话,他就继续那副要笑不笑的样子自顾自说:“你的合约还没到期吧?啊哈让我算算,因为入伍的缘故你在SM应该还有两年,偷偷跑来中国你公司知道吗?你经纪人知道吗?”


“我转幕后了。”


“什么?”张艺兴一愣,不可置信地看向他,“你说什么?” 


吴世勋单手撑在他的办公桌上,一只手掐住他的下巴,轻轻的,一字一顿的:“我转幕后了。”


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就算是当事人亲口告诉他,他也一时接受无能——那是吴世勋啊,吴世勋怎么能转幕后呢。EXO解散后,其实他时刻不在关注这些兄弟们的动向,他猜到了金俊勉会转幕后成为公司管理,也猜到了金珉锡有可能会就此告别舞台,可他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吴世勋会站在他面前,这样轻飘飘、浑不在意地告诉他:我转幕后了。


毕竟他是天生就属于舞台的人。


现在两个人好像换了个样子,张艺兴不说话,吴世勋倒是轻声笑开了,“所以你瞧,艺兴,现在我可以随随便便的走来找你了。”


“那又怎样……”张艺兴喃喃。


吴世勋俯下身吻他,下颚擦过他的脸颊,一点点似乎是刻意的一般去寻找他的唇,酒窝、鼻尖、唇角……无不被他依次吻过,最后终于吻上正中间——


“所以,给我个机会让我重新追你好不好?”



评论

热度(109)

  1. 海与迟落梦一颗油麦菜星 转载了此文字
  2. 柚稚一颗油麦菜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