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暧昧·你可能不会爱我

落白公子:

暧昧系列共有三部分,此篇为第一部分——《你可能不会爱我》




一、


 


在室外录制了一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


 


鹿晗进了房间,衣服未换便精疲力竭的呈大字状陷倒在柔软的沙发里。眼睛刚一合上猛然想起今天是《求婚大作战》的首播日,登时跳了起来,冲到电视机前按下开关。


 


随后进房的助理一头雾水地看着面前不断闪烁的电视屏,不清楚老板为什么要拼命换台。


 


“老板,你要干嘛?”


 


她还未问出口,液晶屏上已然显示出了张艺兴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一身学院风校服,浅灰色薄毛衫下系了条整洁的黑色领带。一改以往的成熟稳重形象,屏幕中的他梳着减龄的齐刘海,在和另外一个饰演他同学的男生聊天说话,双眼弯弯酒窝浅浅的模样看上去可乖巧了。


 


又扭头看了看刚才还眉头紧锁,这会却面露喜色的老板,高冷办瞬间懂了。


 


这集播完后,鹿晗心满意足地关了电视,他转过身掏出口袋里手机朝高冷办说:“来,帮我照张相,背面就好。”


 


高冷办接过手机,关注点仍在录制时穿的长袖和掉落一半的名牌上:“boss,你这名牌不先撕掉吗?”


 


“不用了,你先照吧。完了以后我还得发微博。”鹿晗不在意地摆摆手,又转回身面朝漆黑的电视屏,抱臂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高冷办举起手机对着他咔咔照了一通,除了正面几乎每个角度都来了几张,好让鹿晗做取舍。


 


从十几张照片中精挑细选出一张最满意的图片,再附上一句指向不明的问话,鹿晗看着发送成功的界面,不禁暗暗为他的聪明才智自得起来。


 


鹿晗心情大好地重新倒回沙发里,打开微博直奔张艺兴的首页。手指慢慢地往下划着,他一条条仔仔细细地浏览提问和回答。


 


其中有条问题勾起了他的兴趣:“有很多粉丝发誓非你不嫁,怎么办?”


 


怎么办?鹿晗从鼻腔中发出一声极为不屑的轻笑,在他看来这解决方法很简单,只要别赖上张艺兴,爱怎么办怎么办。


 


可反观张艺兴是怎么回答的:“等她们遇到那个非她不娶的人。”


 


鹿晗撇撇嘴,心想,就你会说情话是吧。他不服气切换成小号,然后在评论下方留言:“如果是非你不娶的男粉丝,请问该怎么办?”


 


与此同时,张艺兴刷评论的手一顿。


 


这句提问在一片感动和告白中显得尤为扎眼,目光移到这人的账号上,Lx–backL,张艺兴皱起了眉。


 


盯着看了半会,又点进他的微博瞧了瞧,张艺兴这才终于想起扑面而来的熟悉感从哪来的了。这不是鹿晗,还能是谁。


 


当初鹿晗认为他给粉丝起的名称好玩,给小号的名字也照着样式取了一个,还截图发给他开玩笑声称是他的“头号粉丝”。


 


知道了是鹿晗以后,张艺兴莫名觉得话里充满了挑衅的语气,还有......看热闹的意味。


 


鹿晗是不怕添乱的。他总是喜欢在人群中拿他取笑,看他急得露出不知所措的模样。


 


二、


 


不出张艺兴所料,鹿晗小号的评论如清泉掺入泥石流中,一时间留言下方说什么的都有,更多的则是艾特他,好奇地追问答案。


 


张艺兴头疼了。


 


这让他怎么回答?难不成用同样的套话?


 


张艺兴一想到他在这头犯难,鹿晗却在那头翘着二郎腿悠闲的跟个看戏似的,心里就搓火。


 


他私信给鹿晗,问话里半带声讨的意思:“哎呦喂,鹿哥你凑什么热闹啊。”


 


然而他万没有想到鹿晗早已在那端候着他了,消息甫一发送,那边立即回道:“别扯开话题,你就说该怎么办?”


 


“男粉丝的话……”张艺兴蹙眉想了想,继而在输入栏上打上了几个字,“哎呦,这种事我怎么知道啊。”


 


觉得不妥当,他又跟着后面补了一句:“大概只是暂时性的吧,等他们遇到自己喜欢的女生就好了。”


 


鹿晗猜到张艺兴会这么说,面对难以回答的问题他一向选择逃避。“艺兴,你有没有想过,他未必会喜欢女生,就像你那众多女粉丝即使遇到了非她不娶的人,她们照样非你不嫁。万一非你不可了怎么办?”如果真像他想得这样简单,他又何必苦恋三年?


 


张艺兴看到这句话,本要打字的手一顿。这个……他不是没有想过。犹豫的拇指停在屏幕的上方,迟迟没有落下。


 


他忽然分不清鹿晗到底是在认真跟他讨论还是在吊儿郎当的开玩笑。


 


毕竟这人一向跟他不正经惯了,突地换了个语气他有点不适应。打出的字在对话栏反反复复修改了几遍,最终他决定实话实话:“我不知道。”


 


对于张艺兴给出的答案,鹿晗一点都不意外。他甚至觉得,如果张艺兴说出了解决方法,即便只是大概方向,那才是不正常的事。不知道,说明从来都没想过。


 


这样一想,鹿晗心中反倒舒坦了许多,连打字的速度都变快了。“那这样,我打个比方,假如我作为你的粉丝,非你不娶的那种,你要是知道了,会怎么做?”


 


......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张艺兴是完全没料到的。今晚的鹿晗似乎有些不对劲,先不说一反常态的死揪着这根本毫无任何意义的问题不放手,眼下为了让他答题不仅变着法儿举例,还不惜昧着良心把自己的取向掰弯。


 


非要知道答案不可吗?


 


知道了答案之后又能如何?


 


一时之间张艺兴居然找不到可以形容此刻心情的词。


 


在脑海里琢磨来琢磨去也不是个事,于是他顶着被破口大骂的风险委婉地求证:“鹿哥,你......是直男对吧?”


 


另一头收到消息的鹿晗顿时被堵得气结,但是除了气闷之外,更多的还是对自身的无力感。


 


他突然深刻意识到,性别是横在他们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我是不是直男和你回答这个问题不存在冲突。”咖啡浓香缭绕鼻尖,鹿晗发送完这句话轻啜了一口,头回感觉苦涩难咽。


 


窗外夜色深重,等待张艺兴回复的时间里鹿晗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可眉头始终紧锁着。


 


三、


 


实际上张艺兴今晚还有事情要忙,他还要练习新编出来的舞蹈,总不可能长时间和鹿晗聊天。好在鹿晗手上也有事要忙,没有过分追究张艺兴的回复,只是看到了张艺兴那句“鹿哥你这话让我很慌啊。”心里很烦躁。


 


直到鹿晗对他说了晚安,张艺兴还没消化完刚才鹿晗在恼怒之下发来的两句话。


 


“我什么性取向你不知道啊?”


 


“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叫我可能不会爱你?”


 


张艺兴自认为这么多年过来他的理解能力是得到了充分提高,虽说不能揣摩出所有的潜台词,但至少百分之八十他还是懂的。


 


可是现在,他对着两行黑字都快盯出了花来,脑子里也设想出了好几种回答,最后却以晚安两字告终。


 


事实上不是读不懂,而是他付不起自作多情的代价。


 


当天深夜,张艺兴成功的失眠了。


 


他心绪不宁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辗转反侧已经有两个小时了,不但没有困意,脑子反而还越来越清醒。


 


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张艺兴瞠大眼睛直直地望向漆黑一片的窗外。今晚云层看起来格外黑暗,厚重得不见一点月光。远处只剩大楼顶层还在不眠不休地亮着霓虹灯,映得夜色寂凉而又惨淡。


 


张艺兴捂唇打了个哈欠,认命地再次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手指摸索到枕边拿起手机,屏幕瞬间亮了起来,刺眼的白光让他下意识闭上了干涩发酸的双眼,缓了好半会才能够勉勉强强眯眼直视界面。


 


看到右上角显示的数字,张艺兴抹掉刚才被强光刺激得不自觉淌出来的泪水,以为到了四五点,没料到现在不过凌晨两点半。


 


张艺兴郁闷地叹了口气,继而拉上被沿重重地倒回在床上,蒙头做挺尸状。原以为把搅合得他睡不好觉的混蛋默骂百八十遍差不多便困了,未曾想骂到了兴头上想睡也谁不着了。


 


隔天早上录制极限挑战的时候,罗志祥眼尖地发现了他两个黑眼圈,指着他动作和表情做得无比夸张:“哇!艺兴,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啊?”


 


拜罗志祥大嗓门所赐,其余四个哥哥纷纷扭头看向他们。事出必有因,站在张艺兴正对面的黄磊率先开口,面上虽然在笑,语气却放沉:“艺兴,昨晚又熬夜了?想什么去了啊?”


 


一下成为众人目光焦点的张艺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怕被哥哥们教育急忙摆手否认:“没有没有,我昨晚......很早就休息了。只是没想到,早睡身体反而不习惯了。”


 


听着是个合理的理由,哥哥们便放下了心叮嘱了几句后岔开了话题。张艺兴松了口气,不敢再在他们面前发愣,生怕惹出什么盘问暴露了他的心思。


 


只要不去想昨晚的事,时间其实过得很快。


 


自从那晚不明不白地结束了话题,张艺兴便再也没收到鹿晗发来的消息,甚至是连电话也没有。


 


尽管张艺兴很想问问鹿晗是什么意思,但始终不知该怎么开口。于是这件事就算这么搁置了下来,一晃眼就到了黑色星期五。


 


四、


 


星期六回到酒店,张艺兴练完一支新舞躺倒在地上眯眼休息了一会。迷迷糊糊间记起要看鹿晗的综艺,他又强打起精神爬起来走到桌边打开笔记本。


 


此时液晶屏里在播放《奔跑吧兄弟》,屏幕上正和迪丽热巴十指相扣的那张脸再熟悉不过,他一看两人的动作,瞬间觉得从头冷到脚。


 


他看到正在和迪丽热巴对视的鹿晗忽然靠近,轻柔地撩开迪丽热巴额前的碎发,而迪丽热巴也只是微红了脸,嘴角却轻轻上扬。


 


他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里目光含笑的鹿晗,他每碰迪丽热巴一下,都像把刀子戳在了他的心尖上,酸涩感蔓延到四肢百骸。


 


张艺兴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不知为何,他就是很生气。事后他一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跟自己强调说肯定是节目组为了收视率而有意安排的。


 


可是反正,他就是生气了,阴沉着脸二话不说就啪的一声关了笔记本,随手拨通了鹿晗的电话。


 


接到张艺兴电话时,鹿晗正在和老高抱怨他的不满。


 


一周一次的绯闻又霸占微博头条了,三分钟前鹿晗见了熟到不能再熟的文章标题,疲惫地揉了揉眉,叹道:“现在的媒体都那么喜欢捕风捉影吗?”


 


“不这样,他们靠什么吃饭?”比起鹿晗的烦躁,正在泡茶的老高显得极为淡定,抬头看他的眼神中带着揶揄,“你给了机会,人家自然会把握。”


 


自从鹿晗和迪丽热巴在奔跑吧兄弟中组成了cp,三天两头就报道他们的暧昧事迹。他了解收视率和炒作噱头是有挂钩的,但如果行迹恶劣到是非不分那确实很让人恼火。


 


鹿晗听出了老高话里的意思,气急败坏道:“我那是紧张!这事儿搁你这儿你不紧张?”有时候得知要开始过分亲密的游戏活动,他就感到烦闷。


 


还没等老高接话,鹿晗见来电显示立马对老高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快速滑向接听键。一接起耳边传来张艺兴慢悠悠的嗓音:“鹿哥,不知道还以为你公开恋情了。”阴阳怪气的语调听起来像是在嘲笑他。


 


确实,张艺兴是在嘲讽。他已经很克制自己的情绪了,可一旦回想起他们亲近的画面心里便忍不住蹭蹭冒火。


 


鹿晗听到这刺耳的话就来气,咬牙切齿:“你什么意思啊?!人家跟我开玩笑也就算了,你也跟我开玩笑?你丫找抽呢是吧?”


 


也许是因为胸中的闷气被鹿晗太过气愤的语气一扫而光,张艺兴反而笑了起来:“没什么意思,就是好奇想问问你。”


 


鹿晗听见电话那端好听的汽水音,走到窗边闷闷地低声说道:“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就是有标准了,想到这里张艺兴又有说不出难过,无言之下只好顺着话题往下接:“嗯?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今后帮你注意下。”


 


他说完以后电话那端久久没有出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听着鹿晗轻细缓慢的呼吸声隐隐感到不安,那边才开口问他:“艺兴,你觉得我们会喜欢上同一个女生吗?”


 


“为什么会这么问?”他好笑地问。


 


鹿晗吸了口气,继而用玩笑的语气说道:“我们不是之前讨论过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把她踹了,咱俩过么。”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我们的眼光肯定不一样啊。”张艺兴既震惊又感到好笑,当年一句戏言鹿晗居然到现在还记着。本来当时他就没往心里去,这两年发现对鹿晗的感觉变了更是觉得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今鹿晗猛地一提他还真没料到。


 


张艺兴想了想,即使得出的结论令他心一抽,他还是强笑着做出保证:“鹿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别担心,做兄弟的绝对不跟你抢。”




人人都有秘密。但凡有了秘密,随之而来的一定是隐瞒,以及逃不开的误会。




明明不是这个意思!鹿晗对于张艺兴落错重点的行为简直要抓狂了。他有时候在想,张艺兴到底明不明白他的意思,是故意装不懂,还是本身......就没有爱他的意思?


 


TBC.

评论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