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边兴]污妖王不是说说而已(短篇)

从不补刀:

*污妖王上线


*感觉自己棒棒哒,我是不是很高产?快夸夸我😏


==========


  张艺兴结束了中国的行程,得到了三天假期,本想回家看一看的人在受到了众人电话轮番轰炸的情况下临时改签飞往了韩国。


  推开宿舍门进去的时候,客厅里只有边伯贤一个人,欢欢乐乐的坐在沙发看节目吃酸奶。


  两个人下垂眼对下垂眼,边伯贤一把丢开了酸奶冲过来,“吧唧”就是一口。哦,他还没有擦嘴。


  “蕾蕾,你怎么回来了?是想我了吗?”边伯贤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显然对他回来的事情毫不知情。


  张艺兴终于明白过来,他被成员们骗了。


  小哥哥早起打电话给自己哭诉:“兴呀,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老十岁了,伯贤领着比格line,已经要把宿舍弄翻天了。你离开的时候他分明答应过你,要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好爱豆的……”


  大哥金珉锡紧随其后:“lay呀,你什么时候回来?告诉我一个准确的日期,我看一下需不需要收拾行李出去避一避。伯贤儿太闹腾了……”


  张艺兴眉头直跳,揉着太阳穴起了床。小秘书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他洗漱了一下,决定先填填肚子。


  早餐期间他又收到了忙内的电话,小奶音里带着哭腔:“咦兴,我要来中国找你,伯贤哥他欺负我了,我只是拿了他一瓶酸奶喝,他就欺负我了。他说那是留给你的,我只喝一瓶不行吗?我不是你们疼爱的忙内了吗?”


  张艺兴头疼的安抚好了忙内,电话还没挂,朴灿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lay哥,我是灿烈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伯贤天天哭丧着脸,念叨着想你,为了他能开心一点,我和钟大陪着他在宿舍闹腾好久了,可是我还想回房间写写曲子……”


  话说到一半那边传来了奇怪的声音,像笑又像哭。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儿,朴灿烈才说:“lay哥,钟大都要哭了,他跟你说啊。”


  那头的人变成了金钟大:“兴兴哥……”声音委屈的不得了,“我昨天参加了节目,今天想睡个懒觉的……再这么闹腾下去,俊勉哥会生气的。”


  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张艺兴觉得头疼。


  “我给伯贤打个电话吧。”


  那边有一瞬间的安静,紧接着是金钟大略着急的声音:“可是让伯贤知道我们给你打电话了,他会生气的。”


  张艺兴一脸懵的伸手抓了抓头发,有些不知所措。


  早上还有一组画报要补拍,拍完就是三天假期,张艺兴犹豫的想:“要不改签吧……”


  拍摄间隙金钟仁来了电话:“lay哥,我腰疼……”张艺兴吓了一大跳,“我回来的时候伯贤哥哭天喊地说想你,从鞋柜上往下扑,他那么小的个子,摔到了哪里你还不得心疼死,于是我就接了一下……”金钟仁有些委屈。


  张艺兴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的人换成了都暻秀:“lay哥,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钟仁的,不过……我可能会忍不住把啵啵虎变成一只废虎,你不介意吧?”


  张艺兴愣愣的说:“我一会儿拍完画报就回来,下午到家。”


  都暻秀很满意:“我给你做辣椒炒肉。”


  现在看来,啵啵虎遵守了约定,确实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好爱豆。他没有闹腾,然而不需要避难的老大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忙内还是忙内,不过团霸的身份也是躲不掉了。灿烈不在这里,很有可能是在公司作曲。电话里那一声估计不是钟大的哭声,而是他忍不住笑了。说是伤到了腰的钟仁可能是在呼呼大睡,说好给自己做辣椒炒肉的暻秀也不见踪影……


  果然全世界都欠exo成员们一个奥斯卡……


  张艺兴表示自己有些小委屈……骗了自己也就算了,说好的辣椒炒肉呢!?


  边伯贤接过他的背包,拉着他往沙发坐下,笑眯眯的说:“蕾蕾,你累不累?”蹩脚的中文听得张艺兴想笑,“我给你按摩一下呀。”说着就开始动手动脚。


  完了!


  张艺兴表示自己摊上大事儿了!


  凑过来索吻的人练过合气道,个子虽然小,力气却很大,而且……他总喜欢在那什么的时候舔他的脖子!


  张艺兴全身瘫软,正想束手就擒的时候,门“咔嗒”一声,开了。


  等他反应过来,啵啵虎已经被都暻秀锁喉差点成了一只废虎。


  朴灿烈连忙扶张艺兴坐起来,一脸心疼的看着他,嘴里喊着:“暻秀,用力!”


  张艺兴:?????


  晚餐如愿的吃上了辣椒炒肉,大概是张艺兴此行唯一的安慰了。


  成员们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个个都很高兴的样子。


  张艺兴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他们老说想自己,都是真的。果然自己不该在节目中质疑他们,果然人和人之间还是需要多点信任的。


  张艺兴笑着问:“所以策划者是谁?”


  边伯贤双手抱着他,完全不在意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小狗一样在他脖颈蹭了蹭,想想又抬头亲他一口。


  小哥哥和忙内秒怂的指向了笑出心形嘴的鹅王,众人可怜的看了他一眼,鹅王表示无所畏惧,淡定的从冰箱拿出了一包蜂蜜黄油味的薯片递给张艺兴。


  张艺兴不接,鹅王保持迷之微笑,又拿出了一包。张艺兴表示原谅他们了……


  边伯贤似乎被张艺兴的小表情萌到了,凑过去“吧唧”就是一口。


  朴灿烈忍无可忍,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很想告诉爱丽们:nili阿爸哪里是什么啵啵虎,这分明就是只摇尾巴的柯基好吗!?
 
  朴灿烈内心咆哮,盯着照片上某个人的小酒窝看了又看,手指诚实的把照片发到了聊天房里。


  吃完了饭张艺兴要洗澡,边伯贤臭表脸的摇头晃脑想要跟过去,被鹅王锁喉乖巧的坐在了沙发上。


  张艺兴洗完了澡出来,边伯贤凑过去给他吹头发,吹着吹着臭表脸的问:“蕾蕾,我们回房间不行吗?”


  小哥哥冷着脸回答他:“不行!”


  边伯贤也不在意,吹头发的时候把该吃的不该吃的能吃的不能吃的豆腐都吃了。


  张艺兴无言,果然自己还是摊上大事儿了。


  吹完了头发,边伯贤又开始挂在他身上蹭,蹭着蹭着又忍不住舔他脖子。


  张艺兴:?????


  边伯贤成功获得了今天的第三个锁喉。


  让暻秀把两个人隔开,小哥哥痛心疾首的对边伯贤说教:“伯贤呀,你是一个爱豆,不是一个变态啊。”


  金倩倩毫不留情的对自己团的副团长下刀:“果然伯贤是个私生饭吗?我们CBX出道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左一个lay哥右一个lay哥,看VCR的时候简直双标。”


  大哥点头认同:“我只是心疼我们暻秀。”


  都暻秀:?????


  忙内不甘示弱:“伯贤哥总想着搞事情,演唱会站位都隔那么远了,他总盯着咦兴看!看也就算了,他还吃站位!我以前吃站位只挤走了一个暻秀哥,可是他一挤就挤走四个人!”


  被无视的四个人默默点了点头,默契十足的说:“果然伯贤是个私生饭啊。”


  金钟仁有些小委屈:“15年广州演唱会的时候,lay哥的耳机线掉了,我想帮他弄好来着,伯贤哥大老远跑过来,众目睽睽之下,借着帮lay哥整理耳机线的名义,把手伸进了lay哥的衣服里!”


  朴灿烈表示这不算什么:“前不久演唱会上talk环节,他借让lay哥解释为什么脱衣服跳舞的机会,想让lay哥把手伸进他的衣服!我在一边想拯救一下他的节操,奈何他太丧心病狂!”


  边伯贤毫不在意的笑出了方形嘴:“那有什么的?我可是爱丽们公认的蕾唯首脑,还是张艺兴全国粉丝后援会会长,我对着镜头做过LOVE LAY的手势,你们有吗!?”


  张艺兴:?????


  小哥哥表示没眼看,头疼的嘱咐:“兴儿今晚跟暻秀住一间房吧,我怕有人对你欲行不轨。”


  蕾唯首脑边伯贤终于变了脸:“蕾蕾是我的!”


  于是他解锁了今天的第四个锁喉。


  晚上张艺兴睡得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急冲冲的推了门进来,带着哭腔说:“哥,钟仁摸黑进厨房找炸鸡吃,不小心撞到了腰。”


  张艺兴一下子清醒了,睡在床边的都暻秀已经穿好了鞋子,安抚他说:“我去看一下。”


  张艺兴点点头,正要跟着出去,走到门边的边伯贤已经把都暻秀送出了他的房间,然后锁上了门。


  张艺兴:?????


  都暻秀:?????


  “伯贤呐……”张艺兴下意识后退一步,一不小心抵着床坐了上去。


  边伯贤扑过来就开始舔他脖子,一边动手动脚,一边笑:“早上他们集体给我泼脏水的时候我就默默的听着,我在客厅等了你好久了蕾蕾。”


  张艺兴:?????


  “我特别……想你……”


  伯贤果然是exo的污妖王!最后张艺兴迷迷糊糊的想。


=====Fin=====

评论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