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ALL兴】一醉不醒 7(完结)

蒸蛋要加糖:

伪现实,本章完结,全文14290字。


为了阅文的连贯性,看此章前建议回顾前六章:


     




一句话简介: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以下正文}}}


===============


===============






     一醉不醒 7






  




  【生有生处。】




  




  




  The 1st of Wretches.




  还记得那天吗。




  还有那天。




  




  The 2nd of Wretches.




  金钟仁盘腿坐在舞蹈室的大镜子前打开了VCR,看着里面笑得清甜的人,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下他的小酒窝,指甲碰到了屏幕猛地一麻。




  “哎呦喂这种黑历史就不要留着啦。”




  被拿走了。




  金钟仁看着张艺兴趿拉着一脚蹬,白皙粉嫩的脚后跟踩在上面,打开了音乐。




  “要一起练舞吗钟仁?”




  “换一首……换一首我们两个没一起练过的。”




  “好啊,那这首?”




  “这首你和吴世勋那小子练过好几次了……你跟他跳了好多。”




  “……呃,那我每天都和钟仁练舞好不好?”




  金钟仁的呼吸颤了一下,点点头。




  “快过来啊,别坐着咯,要开始了。”




  音乐响着。




  他撑着膝盖站起来。




  “好。”




  




  The 3rd of Wretches.




  都暻秀给张艺兴系上发带,勾着小手指将被发带压住的头发一缕缕地勾出来散在发带上,捧着张艺兴的脸颊歪着头左右看了看,又拨弄了几下头发变得蓬松。




  “好了吗暻秀?”




  “嗯,很好看。”




  真好看,想亲亲你。




  




  The 4th of Wretches.




  “这个曲子怎么样啊艺兴哥?”




  “很好听啊灿烈,就是觉得……嗯,很压抑。”




  “哈哈,这是我想着艺兴哥爱上了别人丢掉我的场景作的曲,是不是很棒?”朴灿烈得意地眨眨大眼睛。




  “哎呦喂你脑袋里成天想什么啊。”




  朴灿烈看着张艺兴不高兴噘起的唇瓣,凑过去轻轻咬了一下:“就是因为肯定不可能才随便想的嘛。”




  今天阳光很好,朴灿烈放下吉他,拉着张艺兴去阳台上晒太阳,兴高采烈地挤走了在阳台上摆弄着一条发带的都暻秀,惬意地枕在张艺兴大腿上打瞌睡,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凉凉的,很舒服。




  都暻秀牵着张艺兴的手,从阳台出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对面坐着的边伯贤满脸搞怪地指手画脚:




  “蕾哥你说好不好笑?”




  “哈哈哈哈哈真好笑,伯贤儿你太好笑了,不行哥肚子笑疼了!”




  都暻秀打断了边伯贤的自言自语:“伯贤哥,看见钟仁了吗?”




  “钟仁啊?他一直待在顶楼的舞蹈室里呢。”




  




  The 5th of Wretches.




  “还疼吗珉锡哥?”




  “不疼了,一点也不疼。”




  “别骗我啊,都这么多天了还肿得这么厉害。”




  金珉锡看着张艺兴紧皱的眉头笑了,摸了下他的头:“真的好了,你看。”




  他用左手狠狠捏住右臂。




  叩叩。




  金珉锡打开门:“俊勉?”




  “俊勉,到底什么事啊?”金俊勉抿着唇,静静地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金珉锡只好又关上门,对张艺兴摊摊手:“大概是想你了又不好意思说?”




  金俊勉看着紧闭的门叹了口气,转身对上了张艺兴关切的目光,轻轻抱了一下,说:“没事,总会好的。”




  他拉着张艺兴下楼,和上楼的金钟大擦肩而过,金俊勉转身叫住了金钟大:“钟大,你干什么呢?”




  “没什么,”金钟大用手指挠挠脸颊,笑,“艺兴哥想玩扑克了,我上来拿。”




  众人围在桌子边玩扑克,谁输了就要接受惩罚。




  吴世勋撇撇嘴,把手里的牌拍在桌子上。




  “输了输了!快点发丑照啊世勋!”朴灿烈在旁边起哄。




  吴世勋翻了个白眼,拉着长腔的年糕音对坐在他对面的张艺兴撒娇,还鼓起了瘦瘦的脸颊:“咦兴,这一局不算,重新玩好不好嘛?”




  吴世勋看见张艺兴摇着头笑了,他说。




  




  The 6th of Wretches.




  一个是晴天,




  一个在星夜。




  两场车祸,都该没了性命。




  张艺兴死了,变成鬼魂,那个酒鬼全身瘫痪,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金珉锡活下来了,护下金珉锡生命的张艺兴呢?




  




  The 7th of Wretches.  




  “不行咯,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The 8th of Wretches. 




  张艺兴求得金珉锡活下去了,他自己呢。




  




  The Final of Wretches.




  吴世勋眨眨眼睛,看着对面的空椅子。




  突然就看不清其他七人的表情了。




  




  THE END OF ALL.


     


  梦里你酣然而睡,




  梦醒后枕衾凉了通透。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我们孤独地活着,




  而你早被谋杀在时光里。




  




  时光他如旧往前走,




  生命对我们也一样不温柔。




  




  若能留住此间芳华,




  鸩酒也开坛畅饮。




  




  情深处断了回头路,




  最怕无常、无奈何。




  




  我醒了,




  其实还在睡,




  现实埋在梦窟,




  假的最美。








  只恨,




  生有生处,




  死有死地,




  此生来世不复相遇。




  




  




  【死有死地。】




  




  


===============


===============




  ※后记※




不知道我心里的、我写出来的、你们想象的、你们从这章理解的这四种结局一不一样呢?




在上一章就有小天使在猜结局了,其实,就像我回复一位小天使的评论说的,


我的正文是模糊又瘦削的,真相不在正文里,在每章的英文和【】里的加粗字里。




一共有两场车祸。


第一场,兴儿死了,变成了鬼魂。


第一章就是他死后八人的状态,痛,绝望的痛,绝望地痛。


然后,兴儿的鬼魂终于被他们看到了。


慢慢也能被他们触碰到了。


开心,幸福,感恩,祈祷。


然后,第二场车祸。大哥本该死的,兴儿把他救下来了。


『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


——所以代价是兴儿魂飞魄散了。


痛吗?痛。但最深的情感不是痛了,是歇斯底里,是恨。




写第六章的时候,我担心写的不好,就问你们的阅后感受,有小天使说看着别扭。


这就是了。


还记得第五章结尾吗。


『别怕啊。你们忘了,我是鬼吗。』


——这是兴儿的语气,没错。


可是我没用双引号。


——早在『没有颜色,没有声音,张艺兴恍惚中看到的,是他们满面仓惶绝望地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


就魂飞魄散了。


第六章里,我问他『怕吗』,魂飞魄散、再入不了轮回、连告别都来不及,你怕吗?


——『怕的,又很高兴,很值。』




所以第六章里的所有都是failsehood


再看一遍,你们会发现,第六章、包括第七章,我一次也没从兴儿的视角来写,都是用「xxx看见张艺兴干/说什么」,全是臆想。


他们一边知道其他七个人都深陷其中,一边又催眠自己不可自拔。


直到最后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了。




第一章完全是兴视角,


二三四五是交叉视角。


六、七是八人“假”视角。




第一次失去,痛,绝望。


失而复得又永远失去,歇斯底里,恨。


疯魔了吗?我不知道,不想猜,不敢猜。


所以我断在了世勋他们无法再自欺下去的那里『吴世勋眨眨眼睛,看着对面的空椅子。突然就看不清其他七人的表情了。』


接下来会是什么?


我没必要写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也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




但愿长醉不复醒。




在写第七章时,我纠结了好久选哪个单词,鳏夫、疯子、胆小鬼,我都想过,最后敲了wretch,


九个可怜虫。




如果这篇文像是中学做阅读理解的话,那概述每章的主旨词,就是每章的英文;至于画外音——上帝视角的我——想表达什么,就在每章的【】里面。


所以最后我把【】里的都串起来了,不过更准确的说,是先有了THE END OF ALL里的那几段,才有了每章【】里的话。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用这样的文触,偏意识流偏唯心了,因为文笔的不成熟还透着一股半吊子的卖弄的酸味,我尽力了,真的。


1.4万字,真不多,可我写的像蜗牛爬葡萄树一样。


写这篇文的初心很简单,就像我每章都放在文首的一句话简介那样,想表达『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这个意思。


开篇就设置了已经相爱的设定,并不是为了在后文中写爱情,反倒好像是还减少了爱情的描述,


我想表达的,想尝试着去表达的,是〖美好都有代价〗,是〖命〗,是那个〖我也说不上来的东西〗。


在文里吧,都在文里。




好歹是完结了,说句开心的话吧——




都完结了,真不考虑送我小红心小蓝手咩[真诚脸]~热乎乎的评论也请像炸弹一样砸向我吧!XD




比心心~


❤❤~



评论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