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ALL兴】一醉不醒 2

蒸蛋要加糖:



伪现实,中长篇,十万字内完结




一句话简介: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身体不舒服当然要吃小苦瓜。哼唧。


{{{以下正文}}}


===============


===============




       一醉不醒 2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The 1st of Grief.




  大好晴天。




  难得的休息。




  相爱后的第一次约会。




  本该是甜蜜的、忐忑的、搞笑的、有点小摩擦的,总归是尚算成功的,第一次约会。




  一辆疯驶的汽车。




  一个意欲寻死的酒鬼。




  一滩鲜血。




  一场梦啊。




  张艺兴想起了一切。




  好想哭,这可是我们的唯一一次约会啊。




  可是鬼已经没有哭的权利了。




  




  The 2nd of Grief.




  他们的泪正往他心里流。




  




  The 3rd of Grief.




  张艺兴突然发现自己触摸不到任何东西了。




  他拿不起杯子,打不开CD,水滴从他身体穿过,他的体内能听到风声。




  这些他都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张艺兴最痛苦的是,他再也无法触碰到这八个人了,他的爱人。




  




  The 4th of Grief.




  “……钟大怎么样了?”




  “还好,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伯贤正陪着他呢。”金俊勉向金珉锡回答。




  金珉锡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说什么?说那就好?说这不是灿烈的错?说钟大也没错?还是说,没有了张艺兴,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好痛苦难熬?




  他不知道接什么话,只好拍了拍金俊勉的肩膀,转身就走,肩膀从一旁呆愣出神的张艺兴胳膊里穿过。




  




  The 5th of Grief.




  “你喝太多了啊朴灿烈,够了。”




  “嘁,还说我呢,像你这样来酒吧却只喝奶茶才奇怪好吧吴世勋。”朴灿烈拨开面前成堆的空酒瓶,眼神迷离地又给自己开了一瓶。




  “那是因为我听话啊,”每当想喝酒想得发疯的时候,吴世勋就会喝好多好多的奶茶,“咦兴哥说过要少喝酒的。”




  其实,奶茶喝多了也会醉呢。




  朴灿烈举到唇间的酒瓶顿了一下,扬起脖子猛地一灌,妖冶的酒水从唇瓣间顺着下巴滑进零乱的领口,蹭过心房外的肌肤,像情人妩媚的指尖,像爱人难过的泪。朴灿烈啪的把空酒瓶摔到地上,一挥胳膊把桌子上的空酒瓶也扫到地上,噼里啪啦全是破碎的玻璃渣,反射着酒吧里昏暗的灯光。




  “是!我不听话!那让他来说我啊!来教训我啊!艺兴哥你不管我了吗!”




  朴灿烈口齿不清地哭了一阵后趴在桌上昏睡,还不停地呓语。吴世勋捧着奶茶看着酒吧舞台上戴着蝴蝶面具放肆跳舞发泄的金钟仁,觉得自己已有些半醉。他索性歪在沙发上半眯起眼睛看着被酒吧暧昧灯光包围的人群,只感觉越来越冷,越来越醉。




  醉了,就有看见你的机会了。




  




  The 6th of Grief.




  张艺兴看着他们一天比一天消沉,感觉自己一天比一天绝望,某天他猛然发现,从镜子里已经看不清自己的模样了。




  我要走了吗,不能留在他们身边吗,哪怕以鬼魂的形态。




  




  The 7th of Grief.




  这是一场只有一个人知道的有点可笑可怜的告别仪式。




  张艺兴对着镜子,装模作样地用手理了理头发,整了整约会那天穿的直到现在也穿着的白衬衣。




  一整天,他跟在八个人身后,紧紧贴着他们,假装还能像人一样捏住他们的衣角,牵他们的手,抱住他们的腰,在他们疲累地停在某处时,像以前一样轻轻吻他们的嘴角再快速跑掉。不同的是,一不小心,张艺兴就会被他们穿身而过。




  他踌躇了一整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场只有一个人的告别,正咬着下唇跟在都暻秀身后逡巡。他看见都暻秀穿上浅紫色的围裙,拿着一只带钩的杆子上了二楼。




  “你要干嘛呀暻秀?”张艺兴看着都暻秀一副要大扫除的样子,好奇地跟了过去。




  都暻秀打开二楼的阳台,扶着墙用手撑着站到阳台的栏杆上。张艺兴吓得睁大了眼睛,两只胳膊大张护着都暻秀的腿:“暻秀你要干嘛!快下来!”




  都暻秀当然不会回答张艺兴,待他站直身体平衡之后用左手扶着墙,右手放开,拿起靠在一边的杆子举起来。




  张艺兴看到了那根夹在墙缝里的发带。那是他和都暻秀在这个阳台里一起作曲录DEMO时中途玩闹,一时不小心被风吹到墙缝里够不着的发带。




  张艺兴的发带。




  “不要了!暻秀不要了!”张艺兴看着都暻秀被风吹得翻飞的围裙,大叫,“暻秀,你快给我下来!你听话!不要它了,不要了!”




  都暻秀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发带,摁在墙上的左手越来越用力,脚尖一踮,杆子上的钩子终于勾到了发带一角,把它扯了下来。都暻秀舒了口气,露出一丝笑意。




  “嘭!”




  “暻秀!”




  杆子掉到楼下摔裂了,都暻秀白着脸攥紧发带歪倒在阳台的榻榻米上。




  他拿着张艺兴的发带,笑着放在唇上亲了一口,然后狠狠捂紧抵到自己的心头。




  “我的。”




  




  The 8th of Grief.




  金俊勉如那天张艺兴见到的一样,倚在窗前看着窗外愣神。




  阳光也是大好。




  可是,张艺兴已经不像那天一样了,他走上前去,与金俊勉肩靠肩,侧着脑袋专注地看着金俊勉的侧颜。




  夕阳的金光温柔地亲吻他的俊勉的脸颊,给予他以现在的自己根本给不了的温暖。




  张艺兴怔怔地看着,直到金俊勉的眼角滑落了一滴眼泪。




  就算阳光再温柔,它也不能代替我为你擦掉眼泪啊。




  张艺兴伸出手来。




  就算是鬼怪,我爱你的心也是一样的。




  金俊勉感到眼角一凉。




  




  The End of Grief.




  “……艺……兴?”






  




  【生死难跨。】




  


===============


===============


嗯,下章我要搞事情了: )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