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OBA:我的队友都是omega 57~63

不知名人士戊:

57


“请问您想喝什么?”


“水,谢谢。”


我接过空姐的递来的杯子后,看了俊勉哥一眼。


今天是我和哥一起乘机,提前回国。


感受到我的视线的俊勉哥,终于把自己的目光从空姐饱满的胸脯上收了回来,然后装没事般地挪开了眼。我趁那位空姐正给其他乘客分发饮料的时候,多打量了她几眼。


末了,我小声问:“哥喜欢这样的女生吗?”


俊勉哥打开一本时尚杂志,听我这么问,挑了眉回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刚才似乎很……”我思考一会儿,还是换了个词儿说,“在意。”


“还行吧。”


看着我,俊勉哥又眯起了眼睛,像是在思考,但却显得有些色眯眯的。


我探出脑袋又偷偷望了一眼,然后赶忙回来报告:“她长得很漂亮。”


“嗯……还行吧。”俊勉哥还是淡淡说。


这倒是让我有了困惑。我不解道:“只是还行?我以为俊勉哥很喜欢的。”


他刮我一眼:“我有表现得那么入迷吗?”


这本来是我与俊勉哥之间毫无实际意义的闲聊,却莫名又使我想起了我与其他队员发生的那些事。我决心忘却它暂时一小段时间。哪怕只有片刻也好,我想清净会儿。


于是我故意岔开话题问:“哥这次回去,要回家看看吗?”


他随意地翻看着杂志:“见见爸妈吗。”


“嗯。”我点头,禁不住流露出些许怀念的样子,“我很久都没有见到他们了。”


“其实我上次抽空进行了一次家庭聚餐,并不要紧。不过你的确是要回去看看的了。”


得了俊勉哥的话,我不禁有了些许安慰。


“当然是要回去的……只是,”我疑惑看着俊勉哥,“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出去聚餐了?我们明明这段时间都在各地赶通告和准备演唱会……”


我们之间又产生了一股强劲的冷空气。


“……好吧,其实那是三个月前的事了。”他最后才说。


 


58


三个月。


这意味着俊勉哥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回家了。如此想来,似乎最近也不常看见他打回家的电话。


“出了什么事吗?”我小心开了口。


他故作轻松说:“如果相亲算作是有事的话。”


我忍不住问出了口:“相亲……对方是个alpha吗?”


“不是,女性beta。好像是我们家哪个远房亲戚介绍来的。”


“那俊勉哥你父母为什么不帮着推脱一下呢……”


俊勉哥终于收了杂志,看着我说:“有知道我真实性别的人,自然也有不知道的人。况且我已经是这样的身份了,随便处理的话,爸妈那边也很难做。背后说不定会产生些不好的议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着,避而不见吧。”


这听上去是个消极解决办法,但仔细想,却又实用至极。


只是这话题不知为何,围围绕绕、走走停停,又回到了伴侣这一步来。说实话,我从未分心替俊勉哥想过更多,我相信他有足够的能力去处理自己的事情。这代表俊勉哥在我心里是个充满智慧的队长。只是再有智慧的人,面对情爱这回事,也能自持吗?


“哥,我想问你……”


“嗯?”


“你想过要结婚吗?”


俊勉哥看着我的时候,总是隐隐有些许笑意的。然而在听到我问题那一刻,他所展露的更多是一种警惕感。


“为什么这么问我?你觉得我不会结婚吗。”


我顿时有些含糊:“不,下意识就……”


“我不会结婚。”


 


59


“不仅是我,大哥也不会结婚。”


我忽地想起之前我和珉锡哥去看钟大的音乐剧时,他和我说过的话。


“会吗?珉锡哥只是和我说他自己一直忙于工作,没有考虑过伴侣……”


但俊勉哥很坚持:“他不会的。”


“为什么?”我十分不解。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不结婚都是最好的选择吧。只是对家庭是必须有亏欠便是了。”


我此时竟为他们感到了一丝不甘:“仅仅因为omega这个身份?”


“虽然这个占很大一部分,但是……”


“我觉得这样不好。”


“艺兴,你听我说。”


我实在无法忍耐自己心里的念想:“即便工作再重要,我们最终也会走到不会再工作的年纪啊。即便是到那个时候,哥也坚持自己不结婚吗?”


“我不结婚。”


我几乎有些气愤了:“为什么?”


“那你会结婚吗?”


“我当然……!我……我会结……”


在俊勉哥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个被揭开了假面具的慌乱的自己。


 


 


60


“虽然瞒着你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前天和暻秀稍微聊了两句。”俊勉哥搓着自己的指甲,思忖道,“关于你的吗?应该可以这么说吧。”


我有些冒冷汗,又觉得机舱的温度有些太高了。这时候耳鸣突如其来,把俊勉哥声音忽地拉远去。


“……结婚?他和我说,结婚的话题。”


“和谁结婚……”


“我和他不是在说你,只是恰好聊到了这件事而已,你不用紧张。”俊勉哥伸手绕到我背后,很是用力地安抚了我,“但我的确和他说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在这之前,我可能要先和你道歉。”


我舔舔嘴唇,尽量平静下来:“为什么道歉?”


“一直以来你为我们做得都太多了。”


“不,这个……我是自愿的,哥你不要说得好像是我受了委屈一样。”


他笑了:“但你其实很不喜欢混乱的关系吧?”


霎时间,我无言以对。


“上次我还提议过要不要大家一起标记,以提高效率。这么想想,倒像是把你往火坑里又推了一把似的。”


我摇头:“别这么说……”


“本来性别这种事,就该是我们自己承担的。把你拖进来真的不好意思。”


“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队友,为什么还要说这种陌生的话。”


“只是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我很过意不去而已。”


我轻声:“别这样,我也会难过的。”


“你很困扰吧。让最不会选择的你去抉择这样无法抉择的事情。”


我无法说出无所谓之类的话,只能看着他又开了口。


“我不会结婚,是我的责任。我这辈子,都会带着队长这个身份活下去。一旦我结婚,就意味着我的性别和谎言很有可能会被暴露。到那个时候谁能保证你们不受牵连,公司不受牵连?所以在此前提下,我愿意放弃我的婚姻。那么你呢?艺兴,还是LAY?你会结婚吗?”


我该怎么回答?


我的婚姻?


我的选择?


我的队友?


我的家庭?


我的爱情?


我的队友?


张艺兴?


LAY?


此时,我不知为何,竟然有些想发笑。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笑。是我太好笑了,引我而笑;还是这个世界太好笑了,引我而笑?只是最后我自然是笑不出来的,我牵起嘴角,却不是在笑。


“我不知道……”


我牵着嘴角说。


 


 


61


“我以前上节目的时候说过我的理想型。


“性别?嗯,当然要说是女O。因为虽然现在粉丝群体还是以女B为主要,但是意外的,粉丝们对明星这种老派的择偶观都很有好感。至少不至于谬误吧?


“我有提到气质吗?好像说的还是外貌多一点。嗯,可爱?似乎我没有那么说过,不过美是一种共通的感觉,有些人可以说是漂亮的,有些人可以说是可爱的,但是在某一层面上说,他们都是美的。我对于外貌并不是很重视……啊不不不,我可没有敷衍或撒谎啊。不是那么重视,是因为这是一种关于美的感觉,我挑不出具体的细节嘛。


“哦对的,身材这方面可以说要多提一下。身材好的女人,即便不是那么的漂亮,也是很有气质的吧?不过我也不是那么重视身材的。你别那么说,欣赏和重视是不一样的。我可不是色狼,绝对不是。


“其实我最重视的还是气质了,就是内在美……喂,你要是再嘲笑我,我可就真的要生气了?


“我是真的很在意气质。有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些人表面虽然鲜亮,内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庸俗的人。这样的人,即便会被他的外表吸引,最后也会因为观点不合而分开的。这就是传说中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是有些人却不是。你初见他时,他在一众光鲜的人里并不是很显眼。可他并非是没有资质的。与其相反,他拥有足以自豪的外貌,且是那种越看便越好看的类型——他只是有些慢热。接着,当你和他交谈的时候,他所吐露的思想,也和他的外貌一样——本就十分足够,却是越听越显深厚。


“和这种人交谈,常会觉得舒服。虽然对话间不常笑,但对话的意义并非是以笑声的多少来衡量的。和他在一起,我会感觉到放松,且不用刻意隐藏自己。我会把我的思考也说给他听,我们彼此商量,总好过一个人闷想。


“然后,当你见过那么多外表美的人,更想要的果然还是那样的,能听你说话,且能明白你的人吧?


“什么,我可不是在说瞎话……这样的人当然存在。


“追求?不不不,那可不行。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只要想做便可以做的事情。就算是要论自由,那也是在一定道德体制下所追求的的自由。


“……不过,或许也并非不可能吧。你觉得呢?”


飞机贴合地面,渐渐降下了速度。我伸手晃了晃俊勉哥,提醒说:“……哥,醒醒,到了。”


“……唔?”


“我们到了。”


“哦……好的。”


我看着他有些不清晰的目光,问道:“做梦了吗?”


俊勉哥点点头:“嗯,做梦了。”


“那说明睡得不错。”


俊勉哥淡淡地笑了笑:“或许吧。”


 


62


我和俊勉哥在一阵阵尖叫和闪光灯中上了保姆车。


“今天你的粉丝应该很开心吧。”俊勉哥随手理了理我的外套领子,“那天我应该再给你买一条搭配的裤子才对的。你也应该多注意一下这方面啊。”


“不是有cody姐姐嘛。”我嘀咕着。


“就这么不重视机场?”


于是我立马反驳:“没有,一点也没有。只是我又不像哥,这方面的意识没那么明显……如果是女孩子就好了。”


“女孩儿?”


我不假思索说:“对啊。感觉女性对这方面很天才啊,如果我是女生就免了很多麻烦了。”


俊勉哥挑了眉,上下扫我一眼,搓了搓自己下巴说:“女性啊……”


“怎么了?不好吗?”


“如果你是女生,你觉得自己……”


“欸!”我似乎是料到了接下来的话题,连忙竖起手指打住,“拒绝黄色话题。”


“什么啊,我都没说完。”于是俊勉哥看着我,改口说,“艺兴,你还想得起你性别觉醒时候的事吗?”


我试着回想,却只有片段记忆留存在脑海里。我诚实道:“记不太清了,只觉得自己挺高兴的吧。”


“你老实说和我说。未觉醒前,你以为你是什么性别。”俊勉哥忽地严肃起来。


在俊勉哥这样的眼神下,我小心回答道:“Alpha?”


“真的?”


我微有不安。


“好吧……其实我爸爸是alpha,我妈是beta。不是有句老话,是说男孩儿随妈妈的嘛,所以我在期望自己是alpha的基础上,”我比了半截小拇指出来,“还是有这么一点点的想法,觉得我可能会是beta的……”


“这么一点点?”俊勉哥又追问。


我终于泄了气,十分不满地大声说:“我真的有那么像omega吗?!我这个身高,在omega里也算挺高的了吧!”


俊勉哥忍着笑辩解:“我没这么说啊,你急什么。”


“你们就觉得我像omega……是不是,是不是!”我嘟囔。


 


63


俊勉哥没继续说刚才的话题了。只是他还是很在意我的时尚感,琢磨道:“会不会少了点装饰?”


看他这么关注,我不免有了些埋怨:“哥你自己都没给自己买。”


“谁说的,我当然买……”


说到一半,俊勉哥忽地截断了这话头,脸色忽晴忽暗。末了,他干脆不看我,扭头望着窗外。


“买了?”我歪头去寻他的眼。


“哦,嗯。算是吧。”俊勉哥含糊回答。


“……呃,一样的?”我指指自己身上这件外套。


他舔舔嘴唇,没回应我。于是我便继续猜。


“那……情侣装?”


“啊西……!想什么呢!”

评论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