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OBA:我的队友都是omega 71~77

不知名人士戊:

71


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完全不对一点也不对我根本就不是omega!!!


我难以解释我现在的心情。被女性青睐总是让人振奋的:前提是对方不是个荷尔蒙十足的女性alpha,而你也不是个总被误解成omega的男性alpha。我不可置信地上下摸过我的身体。我贫弱吗?我缺乏气魄吗?还是说我的信息素不够具有侵略性,才会屡屡如此被人认错性别?


我一转头,看见金钟仁苦苦咬紧的笑意。而卞白贤那家伙早就笑得掐肚子了。


我做错了什么?


无奈,我再次迷茫地向钟大那个方向看去。他已经再和前辈告别了。


钟大等门关上了以后才转过头来。他一眼便看见我,然后抿紧唇,终究还是低下头去笑出了声。


那明明就是你的味道,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我在心里咆哮道。


 


72


“下次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了。”出来后,我义正言辞地和他们三人说,“不仅会打扰到其他人,而且也没有什么娱乐内涵,根本没意思。”


钟大瞄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噗……”


我脸一红,急忙拉过白贤:“白贤,你说是不是。”


他本来也还是在笑着的,听我这么求救了,便清清嗓子,开了口:“咳咳,这次呢,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下次我会更好更周密地遮掩大家的味道的,完毕。”


“重点是这个吗!”我擂了他胳膊一拳,“啊真是……平时我就觉得你们俩,对,还要加上灿烈,就已经太活跃了。实在是太过于活跃了!你看,这次居然还把钟仁拉进来,玩、玩这种没有什么意义的奖惩游戏……钟仁也不会感到有趣的,对吧。”


说到这里,我扭头去看钟仁,希望得到他的支持。


钟仁看着我,微有的惺忪的眼传递出一种无辜的感觉。果然就是这样的吧,钟仁?快点和哥一起教训一下他们……


“对不起了哥,是我提出玩这个游戏的。”


钟仁举起手,发言道。


 


73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照理说,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认错性别了,早就应该习惯了才对。可转念想来,我本就是个alpha,为什么要习惯omega的身份?平时在外面受到质疑的时候,我便想到那都是些不认识我的人,有误解也算正常,就认了。可现在坐在我身边的都是朝夕相处的、对我身体再了解不过的队友啊。他们的笑真的让我有些伤心。


“……如果有闲空玩这个,还不如回家去看看呢。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自己的时间了吧?”


我嘟囔着。


钟大显然更明白我的想法,听我这么说,便问道:“哥这几天要回去吗?”


我点头。


“几天?”


“不久,两天吧……”我想了想,“不过我还没有和经纪人哥哥说,也有可能就一天。你们呢?”


白贤若有所思地说:“这点时间,出去玩实在是嫌少了。还是在宿舍里待着吧。把之前工作的时间都睡回来也好。”


听了白贤的话,钟仁配合地打了个哈欠。


“我困了。”


然后说完这句后,钟仁打了个招呼,回了自己的房间。见他走,钟大也觉得有些兴致寥寥,于是乎也做自己的事情去了。我看他们俩都回了房间,问白贤:“你要睡个午觉吗?”


“挺好。”他耙了耙头发,答应道。


“对了,白贤。”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我看你好像有些不对劲。”


白贤看着我,略显讶异:“我很奇怪吗?”


“不,也许是我多心了……”


他向我笑:“是哥多心了。”


 


74


转眼到了回家的日子。


我已经有几天没有再联系网络上的那个omega了。其实,我也隐约觉得我也许再也见不到他了。因为如今看来,虽然问题仍未解决,而我却依稀看到了解决它的途径。我或许不再需要他那些带着偏颇意味的建议了。


只是在回家的车上,我有些耐不住寂寞。再三思量后,我又拿起了手机,打开了那个网页。


他果然给我留言了。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895623741:你打算接受他们吗。


用户 5248621379:对不起,现在才回复。其实我还没想好……


用户 895623741:总不该就这么断了情谊。


这个895623741回复得比以前都要快些。而在此之余,我也有疑惑:他之前可不是这么表态的。他不是一直坚持让我不要向队员们妥协的吗?是什么让他改变了态度。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5248621379:你觉得我应该接受他们吗?这和你当初的选择是一样的吗?


用户 895623741:我们的情况不同。我只是觉得你或许应该接受他们。


他说得像是知晓我的处境一样。一瞬间,我差些要以为这个账号背后其实是我队友们在操作了!可仔细想来,这样的猜测也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这个895623741真的是我的队友,那么他一开始就不会以那种方法来接近我吧?再说了,如果非要编故事的话,又是为什么要将自己设定成一个被alpha包围的弱势omega呢?他要是把自己塑造成和我差不多的处境,那么会让我对这个人更产生信任感和依赖感。


那么究竟是谁?是谁能在这样的身份下,对我的处境有一定把握呢。


最后,我如此安慰自己:或许他只是个很聪明的人吧。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895623741:你想好了吗?


用户 5248621379:对不起,我还是没决定。


用户 895623741:你该好好思考一下。


用户 5248621379:嗯。


车子转了个弯后停下,我看见了等候在家门口的母亲。


 


75


与此同时,卞白贤找到了金俊勉,希望能和他单独谈一下。


不久后,两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开始分别联系其余队员,决定要开家庭会议。


其中并不包括张艺兴。


 


76


我其实没有和任何人谈过关于我队友的事,包括我的母亲。但随着我愈发难以控制的情感流露和身上若隐若现的omega信息素,在某一天,我敏锐的母亲也渐渐知道了这个秘密。可她向来是个聪慧的人,既没有在我面前毫不顾忌地戳穿这个秘密,也没有就此发表什么言论。她信任着我。


这次回家,她也如平时那样嘘寒问暖。


“工作还是那么累吗?”


“还好吧。不如说,累才是工作有进展的一个体现。当艺人这么久,反倒怕起了不累……”我朝她笑,见她心疼了起来,又搂着她的肩膀,撒娇地蹭。


“饿不饿。”


“有一点。”


我们去了厨房。我就近拿了个番茄,洗干净,塞在嘴里填肚子。


“快三十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她瞥我一眼。


我一愣,忙反驳她:“我才24岁呢,你怎么能这么说!离我30岁还有六年呢!”


“干嘛,说不得你啦?”


“我就是实话实说嘛……”我微有委屈。


“就是快三十了,你服不服。”


我还能说什么呢?


“服……”


我低下头去,不满地嚼起了番茄。


 


77


妈妈等水开了,放了一把挂面。等面软了五六分钟,又将其捞起来,放在凉水里静置。她把开水倒了去,再煮半锅水准备下刚才这面。


我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母子间这么待着,是不嫌尴尬的。


“三十了,想过以后没有?工作以外的事。”


我料到她会问我这些生活上的事,也算是早有了对策。


“没想过。”我干脆说。


“不想想?外面呐,那么多beta、omega喜欢你……哦,这么一说,是还有蛮多alpha也是喜欢你的。你就没有一点动容?”


“关alpha什么事……”我嘟囔。


“不过工作一辈子嘛,也算是专一。如果你觉得这样好,我也没什么要说的。”


妈妈讲这话的时候,明显落寞了些。我知道她也是希望我能有个好归宿的。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想过。”我想象着,“妈,你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遇见了那个人,我会和她一起生活,互相扶持,白头偕老,那肯定好。但是如果遇不到,那也不能强求。”


“你当然是要多出去走走,见多些人,才能遇到啊。”


“也不能这么说吧。就算我见到了,那也不会有雷砸下来告诉我那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人吧。缘分,兜兜转转还是缘分这两个字。不能强求。”


她撒了把葱花,有些气地说:“说白了,你就是不想管这事。”


“这不是我不想管,是管不了。”我补充。


“就你有理。”


她绕过我,从冰箱里拿了个鸡蛋出来:“那你的那些队员呢。也是这样吗?”


“嗯,应该差不多吧……”


她叹一声气:“太受欢迎也不是一件好事。选项多了,反而拉低了正确率。”

评论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