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OBA:我的队友都是omega 96~100

不知名人士戊:

96


距离世勋和我摊牌那天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我常常在想:他们要什么,而我还能给什么。


不过事实是,我的队员们好像已经再没有任何对我的索求了。这一个星期来,除了第一天世勋对我说了那些话之外,没有任何人在我面前提及过这些事。大家上班、工作、回宿舍,每天都依旧辛苦,但也不乏一些笑语。日子过得如此,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我还是张艺兴,而他们也还是我最最亲密的朋友,同我步过几年岁月的伙伴。


但的确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它安静地长在我和他们之间,像一道玻璃屏风,使我触摸不到他们,却仍可见些影子。我是在和影子对话吗?是影子与我互相支持走过这几年的吗?


然后,他们到底又知道了些什么呢。


 


97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895623741:现在怎么样了?




自那天起,895623741每天都会来确认我的状态。其实他不必这么谨慎,因为我根本不至于崩溃。我将我现在的处境视作我必须与他们共走一架独木桥,只是这桥上每回只容一人通过,而现在不过刚好是轮到我了而已。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5248621379:没事,劳您费心了。


用户 895623741:上次我和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用户 5248621379:虽然这么猜测有些不好,但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这么帮我……


用户 895623741:见了面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难道他是我认识的人?


可不消我再去询问,895623741却再也不肯透露更多给我了。他明明是要见到我的人,却又不肯说明自己哪怕只有半分给我听。我怕他或许只是想戏耍我而已。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5248621379:我的工作很忙,如果有时间我会考虑的。


用户 895623741:你完全可以相信我。


用户 5248621379:抱歉……




我关上了手机。


 


98


在我还想着895623741的事之时,钟大进房间里来了。


即便已经过了一星期,钟大看到我的时候眼神还是很犹豫。这使得我更加确信他们之间有过一次除开我的交流。这个发现固然使我感觉难受,于是我只好不时地安慰自己或许他们只是为了我好——毕竟一切如昨,除了我和他们之间再没有肉体上的交流罢了。说不定这就是他们密会的目的吧。


为了彻底地戒掉我?——或是戒掉一个alpha。


我没有主动和钟大搭话,因为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假寐。


钟大的脚步声靠近了。


“艺兴哥。你睡着了吗?”


他似乎有什么话想和我说,我只好睁眼:“还没有,怎么了?”


钟大看我,使我感觉他还是以前那样关心我:“今天你在台上的时候又走神了。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


可我心里微有抗拒。


“没事的。反正大家也不会在意……我总是走神嘛。”我故作轻松地说。


钟大摇摇头。


“在意你的人很多。”


这句安慰意外地让我觉得有些难堪了。我轻声应道:“是吗。”


突然,钟大一手握紧,朝我轻轻撞来,示意要与我碰拳。我无奈,便随了他的意思,将拳头送过去。


“我们是一体的。”


他笑着说。


 


99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5248621379: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来打扰您……我已经想好了,能否在这个星期三下午和您见面呢?如果那个时候您没有空,那么星期五的晚上也可以。


用户 895623741:你决定了吗?


用户 5248621379:嗯。


用户 895623741:可你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没有疑虑了吗,还是已经摸清楚我的底细了。


用户 5248621379:我仍然不知道您是谁,但我已经没有任何方法了。我不想保持这种模糊的关系……我也不能保持这种模糊的关系。他们对我而言是不一样的。


用户 5248621379:所以我决定相信您,您也可以相信我。




是不一样的。


这么几年的患难与共,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塌陷。如果打一开始我做的就是错误的话,那么现在也还是有机会可以改正的吧。就算我已经走得太远了……


可只要想起钟大看我的眼神,我的心就逐渐平稳下来。


 


100


地点是895623741选的,我们最后决定在星期三下午的一间茶馆见面。


来时我的心情十分平静,毕竟我对这个人的身份已有猜测。他必然认识我,而我却不一定认识他。但除此之外,我更需要注意的应该是他的目的。他不可能无条件的帮我……从一开始我与他的对话就可知,他也是有过一段往事的人。


可当我越靠近那个包厢的时候,我就越恐慌。


对于这个不明身份的人,我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他。他究竟是谁,难道真的是藏在暗处的我的队友吗?又或者是表面上对我的事不甚关注的我的家人?最不堪,就是一些闻到蛛丝马迹的记者了——毫无疑问这会给我们的团队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临到包厢门前,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已经戴了口罩,穿得也是极致朴素了。如果真的发生最糟糕的情况,我相信自己有能力逃脱。


我把手覆上门把时,深吸一口气。


我是夹在omega之间的一个疲惫的alpha,他是被一群alpha的阴影所笼罩的一个悲情的omega。那么当我打开门的时候,难道会看到另外一个自己吗?同我一模一样的脸,却处在完全相反境遇中的自己。世间难道真的会有这种机缘巧合,使我看见我吗?


“您好。”


我低着头,推门进去。屋里有些窸窣的声响,使我知晓确有人在此的。


而当我抬起头,真正看清那个人的相貌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惊慌紧紧攥住我的心。在这须臾刹那里,我忽地相信了什么是宿命。我后脊背开始冒冷汗,我用颤抖的手渐渐取下我的口罩,而我却迟迟不敢坐下。


他看着我,淡然问一声:“来了啊。”


我咽了口唾沫,点头。


“是的……李秀满、老师……”




评论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