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OBA:我的队友都是omega 64~70

不知名人士戊:

64


到宿舍后,我回了自己的房间。


有些事反而是常被提及,便越会被我抛之脑后。伴侣、家庭、结婚?说不定在我心里,我根本就没有把它们视作我应得到东西。我越是去向我周围的人询问意见,便越是把它当做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便越是远离它。或许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俊勉哥和我说完那些话以后,我迟迟给不了回应。等他是在飞机上睡了很久了,我才隐隐约约有了些觉悟。


思忖不久,我翻开手机里我整理的行程,再三确认后,便定了一个日子回家。


我已经太久没有回去了。然而回去之后,除了我的事业,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现在我躺床上,觉得呼吸不畅;坐起来,又感觉脑袋发晕;于是我便站起身,在房间里到处走、或踱步、或驻足。期间我禁不住在想,如果我也能轻易地借一句“保持关系,不结婚”之类的话,同其他人拉开平稳的距离,那么我又怎么还会纠结于此。


闲里我翻开一张废弃了的稿纸,又捡了一支笔,开始在上面胡乱勾画。


暻秀


我写着,心里又不免乱了些。事实是,纵使他曾对我表露过如此包容的爱意,但我依旧感觉他离我十分遥远,以至于我难以靠近,更摸不清他一举一动背后的含义。但暻秀常能使我感觉到安稳,他的周围总是那么平淡。他在想什么呢,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我是一个alpha吗?还是他的队友?亦或是只是张艺兴?他或许是看清了我,可我却不知用什么身份去看清他。


???


只是说起安稳,便让我不得不想到了世勋。举手投足间总带着一种侵略感,而这并不能使我感到舒服。纵使我再疼爱他,也始终无法适应他无时无刻想要吞没我的情感。我写下了世勋的名字,笔尖顿在后面很久,末了,自暴自弃般的画了一个乱糟糟的线团。


 


65


灿烈?


愧疚


钟大。


安稳


珉锡哥,俊勉哥……


工作、工作……


那……钟仁。


不知道


接下来是……


“艺兴哥!”白贤急急来唤我,他推开门来,拽着我的手要我出去。


对了,白贤。


我看着他的笑脸,一时忘了该如何总结才好。我曾经因为白贤而有过痛苦不决的时候吗?他似乎总绕在我身边,应该比任何人都使我困扰才对,意外的是,而我却丝毫想不起关于他的一点不好。就连他为了接近我而耍的一点小聪明,都只让我感觉有趣。


白贤……


“什么事?”


他一面拉我,一面解释:“钟大刚刚打赌输了,要出去接受惩罚!我说真的,哥,你再不去看会后悔的!”


我为他这小孩儿模样的兴奋而感到无奈。我笑说:“好好好,我去。”


“对了!”白贤猛地停下来,“我还要去拿一样钟大的私人物品呢!”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


“哥你就别问了!你先去吧,我马上追上你!”白贤一溜烟窜进我和钟大的房间。


 


66


卞白贤在案头上找到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他随手翻开来,看见了张艺兴刚刚写下的胡言乱语。


那上面有关队员的话,或长或短。


却唯独没有卞白贤。


 


67


钟仁陪着钟大等在了宿舍外面。钟大苦着脸看我。


“啊,真是,为什么输了啊……”


钟大不满的时候眉头皱起,同他笑的时候一模样,因此就算说着抱怨的话,也使他显得像是在撒娇而已。钟仁招手让我过去,等我靠近了,便把手搭在我肩上,沉沉地枕着我。


我任钟仁这么靠着,问钟大说:“你们在玩什么?”


“敲前辈的门。”钟仁趴在我身上,懒懒答。


我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这有什么意思?你们这群小孩……”然而在看到白贤拿着钟大的东西过来后,我又立马改口,“噗……好好表现!敲哪个前辈?”


只见白贤攥着一件白T恤过来,塞在钟大手里。


“啊!”钟大立马反抗起来,“这什么意思啊,哪有拿着自己的衣服去敲人家的门的呀!”


白贤也立马说:“我们钟大真是挑剔啊。难道你希望我拿什么?袜子,还是内裤?”


“你就一定要这么对我吗,拿着衣服,我去和前辈说什么啊?”


我装出一副严肃模样劝他:“钟大啊,临场发挥才是游戏的精髓啊。”


“啊真是……!”


钟大看是连我都不站在他那一边,顿时显得沮丧极了。他最后抱怨了一句,然后战战兢兢地走到按铃前。


他最后回头看我们一眼:“……我真的要按了哦。”


我津津有味地躲在障碍物后面,点点头。


我认得这边,是女性前辈们的宿舍。这回看钟大这么去搭讪,不知道会有谁出来应门。其实一开始我还觉得这游戏实在老土得过分,可实在参与进去后,又不禁觉得有趣:一是为接下来的走向而感到好奇,二则大概是因为笨蛋男人们生来便对女性所抱有的那份向往吧。


门铃响起不久后,传来了锁孔扭动的声音。


“谁?”


一位女A前辈冒出头来。


 


68


不得不说,当我们发现是alpha来应门的时候,大家都有些失望。


女O前辈们都在干嘛呢?是在休息吗,还是在洗漱呢?难道都去赶通告了吗?


钟大这个时候先是鞠躬,然后规矩地开了口:“前辈好。”


“喔,钟大。”那位前辈也回礼,“什么事?”


“其实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就是这个。”钟大递上自己的衣服,“之前好像是和前辈们的衣服弄错了?我、咳咳、我这几天穿着一直觉得有些奇怪所以就……来问一下。”


刚刚钟大不仅微有结巴,就连声音也紧张得有些跑调了!我和白贤缩回障碍物后,只能掐着自己忍住不笑。我小声调侃说:“那很明显就是男式的衣服吧,怎么会和前辈们用混啊?”


“而且那可是私服,又不是公司统一分配的打歌服……”白贤又冒了半个脑袋看,“等等,不是吧。”


钟仁有了兴趣,也凑过来望:“怎么了?”


我挤过去看,发现那个前辈真的很苦恼地看着那件衣服。


“仔细看看,和我们……的那件衣服似乎有些像。”


前辈口中的那个人是同队的另一位女A前辈。


我哑口无言。


“居然还真的成功了……”白贤也不敢置信。


这个游戏本就是为了看输家出糗的,所以即便是再不合常理,作为游戏者而言都会觉得有趣。但这事态忽地就向正常方向发展了,这使我们都倍感奇妙。


钟大松了一口气:“那我就把衣服放在前辈这……”


“可这也有可能是你们的吧。”


“但……”


“随便放在我们这,也不是什么好办法呐。”


钟大被那位前辈缠住了,我又偷偷缩到后面笑了一会儿,过了会儿,竟还觉得有些害羞,好像是钟大把他的情绪全然传递过来了一样。


“如果有什么能分辨的方法就好了。”钟大尴尬笑。


那位前辈盯着衣服,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


“借我闻一下吧,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


这句话忽地把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钟大的衣服上有留下他的omega信息素吗?


 


69


“我喷了alpha喷雾的。”白贤率先说,“我是做好准备了才拿过来的,应该没有问题。”


我相信白贤的周全,但却更担心有什么遗漏。如此想来,也同样是这个前辈,曾抱着我闻我身上的味道,然后凭着一丝我从队友身上沾来的omega信息素来判定我的性别的。(详见06)


如果钟大的衣服上,仅仅带着一丝味道。我是说如果的话。


那么那位前辈会怎么想呢。


她把鼻子埋在衣服里,然后照我所预想的那样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她把衣服丢回给钟大。


“玩游戏输了?”


我急忙去看钟大,他果不其然露出了些许慌张来。


“对、对不起……”钟大只能道歉,“但……”


“没事,最近公司又不放假,你们啊,有点自己的小打小闹也在情理之中。”那位前辈大度地拍拍钟大,“幸亏是我来开门的。不然其他人可没这么好打发。”


我们听着她的话,虽然都明白了,却又不理解她是怎么在一瞬间理清她背后所有发生过的事的。


“……真的很抱歉。”钟大鞠了一躬。


“都说没关系了。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那么你和我说件事行不行?”


“什么事?”


那个前辈笑笑,凑近了些钟大,问:“你们和张艺兴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好?”


我差点要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为什么会聊到我?!


 


70


钟大当然否定了前辈的提问。只是他和我们也一样疑惑。


“前辈为什么会这么问?”钟大小心翼翼地说,“我们是哪里让你误会了吗?”


“不不,对不起啊,是我太没礼貌了……说这种话。”那位前辈摸了摸口袋,掏了支烟出来,咬在嘴里,有些泄气的说,“真不该乱猜,是我不好。”


“前辈不要这么说……如果有误会我们说清楚就好了。”


她瞥了钟大一眼,又盯着那件衣服。


“上面omega的味道没清干净,留了一点在领口那里。而且这明显是件洗过的干净衣服,但上面alpha的味道却浓得不像话,明显就是装出来的。”


钟大愣在原地,手足无措地看着那位女A前辈。


“张艺兴身上有过这个味道。这件衣服是他的吧,你们怎么随便拿他的衣服来玩游戏?”


随后,那位前辈笑着说。


“不过张艺兴他真是个迷人的omega,你说对不对?”

评论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