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OBA:我的队友都是omega 49~56

不知名人士戊:

49


您有一条新消息!


 


用户 895623741:绝不能妥协。不然你会后悔。


用户 5248621379:……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用户 895623741:绝不能妥协。


用户 5248621379:我不太明白……妥协是指什么?


用户 895623741:绝不能因为他们可怜便心软,不能放弃自己的自由,不能主动割血让他们把你吸干。


用户 5248621379:……对不起,或许你的确是在帮我,但我很不喜欢你这么说我的朋友。他们什么错也没有。


用户 895623741:他们当然有错。他们错在把你逼上绝路。


用户 5248621379:我没有被逼上绝路。


用户 895623741:你有,你只是不肯承认而已。


 


当我还想反驳他的时候,895623741以极快的速度又发来了一条消息,然后便再无音讯,是任我怎么问也不回了。


 


用户 895623741:当初的我也不承认,但他们的确是这么做的……等我走投无路后,我才发现。


 


 


50


我突然对这个人有了极大的好奇心。


不是对他与我可能甚是相似的故事以及背景,而是895623741这个人,使我有了难以抑制的兴趣。他究竟是以一种怎样心态说出这么决绝的话的?而他又究竟经历了什么呢。


895623741的叮嘱回响在我耳边:绝不能妥协……


其实我还是不能接受他把我对于我的队友们的关心当做一种妥协,也很不满意他肆意猜忌我和他们之间的感情。纵然我和他们之间有着一种非常尴尬的关系,但是我依旧相信着他们,就好比他们无条件地相信着我一样。我觉得,也许只有经历过真正的性爱才能让人明白,你怀里的人究竟是脆弱还是坚强。


omega有着比其他性别更加脆弱的躯体,因此他们也有着与生俱来的多疑与细腻。而我的成员们即便是有过犹豫,却都接受了我。


就因为这点,我也不能放弃他们。


我拿着钱包出了酒店。路上行人不多,我大可不必遮掩自己的面孔。


走了一会儿,我去了街角的便利店,想买些面包。可还未来得及去握门把,就有人从里面推开了门,我朝边上让了些位置。


暻秀恰好从便利店里出来。


 


 


51


从上次他提出结婚这个想法到现在,我们几乎没有怎么说过话。暻秀看见是我,笑了一下,晃了晃手里的牛奶当做打招呼。


“买早餐?”


“嗯,突然想吃面包了。你呢?”


“差不多的情况。灿烈醒了吗。”他随我又进了便利店,无意说道。


我有些紧张,捏着一包方便面,故作镇定地来回翻看着说:“嗯,嗯……还没醒,大概快了吧。怎么了?”


“我和他有个人行程,本来想再核对一下的,但昨天发他消息也没收到回复。”暻秀瞥了我一眼,“哥和他在一起?”


我原以为暻秀是知道我和灿烈的情况才问的,没想到却是自己嘴漏多说了些不必要的话。


“……是。”我只好说。


“这样吗。”暻秀转过眼去,等在我身边。


没过多久我就选好了,唤他一声,去了柜台结账。暻秀不很主动和我说话,我与他相处的大部分时间里,也是我挑起的话题比较多。这时我瞧气氛似乎又有些冷了,就在拿了手提塑料袋以后,故意和他走近了点,想多说些话。


暻秀抬眼看我。


“其实,暻秀啊……”


“哥。”


他突然打断我。我心里一沉,怕他又要提结婚之类的话题了。


“其实我挺羡慕灿烈的,哥知道吗?”


暻秀站在马路口望着酒店,缓缓说。


 


 


52


“羡慕?”我不解,试探问,“……因为灿烈个子高?”


他看我,微微笑了一下:“不是。”


“灿烈的确是个很优秀的人,所以羡慕……”


“也不是这个。”暻秀冷静地打断我,然后在红绿灯变换的那一刻,攥住了我的手,牵着我过马路。


我实在不想猜了:“那是怎么一回事?”


“灿烈,和哥做了对吧?不用否认,我知道的,大家也都知道的。很多事情不用说,但奇怪的是,只要做了,好像全世界都会立马知道一样。”


来往车辆有序地停在距离我们安全的位置。暻秀走在我前面,用着念课本一样平庸的语气说着。


“有次灿烈喝醉了问我,和哥在床上做爱是什么感觉?我没回答他。于是灿烈就不依不饶了起来,非要我说清楚。我反问他,为什么不肯在床上和艺兴哥你做爱。灿烈说,在床上做,那得是和喜欢的人才行的吧。他觉得哥你是不会喜欢他的。”


话说完了,我们也走到了酒店前。暻秀握着我的手微微有些抖,又在我发现须臾后离开了。


“……羡慕,那你羡慕他什么呢。”我垂下眼,“刚才你说的这些,灿烈也和我讲了一点……”


“我羡慕他终于迈出了这一步,敢正眼看着你,敢对你表达出爱,也敢等待你的回应了。灿烈他也是有自卑的一面的,哥或许不太清楚,但我能理解。”


“理解?暻秀你……”


“我……我没有灿烈的勇气。我可以照着我的规划表对你说,我们结婚吧。但除此之外的领域,我来不及涉足。有的时候我会疑惑,我故意在青涩的时机提些过分成熟的请求,是不是就是好让你拒绝我,然后心死才对。”


“可你现在都说出来了。”


“我没说出来,一点都没有。艺兴哥你知道的都暻秀,除了他是你的队友,是你的朋友,是一个omega,还有什么?”


我其实可以很俏皮地说些肉眼可及的东西,却始终没开口。空气都被暻秀附上了压力,而迫我嘴巴都无法张开了。我看着暻秀,他也看我。我们分明就站在彼此面前,距离不过半米,但却恍如是他站在一座山头,我也站在一座山头,我们的声音传不过去,只能互相传递着眼神。


我望着暻秀,他也望着我。


 


 


53


“你们在这干嘛。”


我和暻秀同时转过头去,看见珉锡哥和俊勉哥双双从电梯里走出来。


“谈行程。”暻秀冷静地回了一句。


我望望暻秀,迟了些才对着珉锡哥和俊勉哥点点头。“对……行程。”我说。


“是这样,我要和珉锡去商场买点衣服。要不要一起?行李箱里面总归是带不了太多啊。”


珉锡哥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艺兴不是说要买袜子吗。”


经由珉锡哥的提醒,我的确想起了我着实还有这么一个小问题,于是我看向暻秀:“要一起去吗?”


“我就算了。”暻秀摆摆手。


在暻秀走过我身边、肩膀似有似无地与我擦碰、然后毫无停顿地背对我走进电梯时,我竟然将他与梦里的灿烈重合在了一起。或许世勋的担心才是对的,他们并不会离开我,而一步步远离我的队友的人——正是毫无意识的我自己。


他们对于我究竟是什么。队友?朋友?Omega?


直到电梯门合上,暻秀都没有转过身来。


 


 


54


“你们吵架了?”


我陪珉锡哥在男装外套里挑选着,突然听他问了这么一句。我拎出一只皮衣袖子,百无聊赖地翻看着。


“不是吵架……就是,嗯,怎么说好呢……反正不是吵架。”


“吵架也很正常吧。”


“不是吵架啦。”


珉锡哥点点头:“好,听你的。有喜欢的衣服吗?”


我提了提手里的纸袋:“我买了袜子就够了。相反是珉锡哥啊,选了很久都没有定论。”


“因为不是我想要的那种。这种剪裁太正式了,会不会不适合我?”


珉锡哥说着就抽了一套仿西装上衣来,比在自己身前。我后退几步,以方便能看得更清楚些。


“挺好的啊。”


“你小子难道在敷衍我吗?”


“才没有,珉锡哥穿什么都好看。”我想了想,又说,“说到底,衣服好不好看,得看穿的人是谁吧……”


“现在听来倒像你在奉承我。”


“哥怎么就不信我呢。”


过了一会儿,珉锡哥又问:“你真的不买衣服吗?我可是看粉丝最近对你的机场打扮都很不买账呢。”


“……因为太累了嘛。”我嘟囔,“真的太累了,没注意这些……”


这个时候俊绵哥走了过来:“在说什么?”


“你已经买完了?”珉锡哥好奇过去看他的购物袋。谁知俊勉哥往后一收,故作神秘。


“买完了,看你们呢。还没选好?”


我也好奇俊勉哥买了什么,但却始终打不开出口:“哥究竟是买了什么,还不给看?”


“买了衣服啊。”俊绵哥敷衍说,转而看向珉锡哥,“还继续逛吗?”


珉锡哥伸了个懒腰:“不逛了不逛了,回去吧。”


 


 


55


晚上的时候我回了自己的酒店房间。


事实是,今天听了暻秀一番话,我便一直想着这相关的事,而再无心其他。有的时候我很庆幸,自己不像伯贤那样能活跃气氛,因此就算有走神,也在情理之中似的。这给了我很多自己思考的时间。


我去浴室洗完澡出来,重重地倒在了床上。


最近好累。


我望着天花板,迷迷糊糊地想。可什么时候不累呢?什么时候都累……


为什么人要这么累呢,是因为累本来就是人的一个属性吗?我想起我的艺名,又对自己开起了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LAY躺在床上喊累……不好笑。或许是我要求得太多了,所以才觉得身心俱疲。可这算是我的要求多吗?我不愿意放弃我的朋友,这也是要求多吗?


我想起暻秀问我,他于我而言究竟是谁的时候,忽地又感觉脑仁有些发疼了。


朋友?仅仅是朋友吗?是性别让我活得这么尴尬,还是作为人我便注定如此呢……罢了,先休息吧。


正当我打算不擦干头发就睡觉的时候,手一伸,便感觉枕头底下有东西刮到了我。我掀开来看,发现是一只袋子,翻开来,里头是一件衣服,旁还有一张纸条。


 


【明天去机场就穿这件吧。】


 


 


56


第二天等我起床再出去的时候,俊勉哥已经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我了。我有些不太好意思,踟蹰了会儿才过去。“哥。”我叫他。


俊勉哥从报纸中抬起头看我,平淡地夸奖说:“挺合身的嘛。”


“谢谢哥了……不过,这,不太好吧……”我翻着吊牌,“挺贵的。”


“没事。”俊勉哥波澜不惊地又竖起了报纸,翻了几页。


我特别关注了一下俊勉哥的衣服。他似乎没有穿上新衣服,难道昨天他没有为自己买吗?离我和俊勉哥一起出发去机场还有些时间,我便坐在他旁边,想着暂且消化一下早餐再做事。忽地我余光里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问道:“哥这是……在看报纸?”


俊勉哥笑了一下,好像是在笑我问这么明显的问题是为什么。他说:“嗯,这不是很明显嘛。”


我犹豫了一下,再三确认后,才轻轻说:


“但是你拿反了,哥。”


我们之间的空气凝滞了三秒。然后俊勉哥把报纸叠好,放回了桌子上。


俊勉哥夸奖说:“衣服挺适合你的。”


“谢谢哥……”

评论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