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OBA:我的队友都是omega 01~21

不知名人士戊:

01


我叫张艺兴,不惭愧地说,是一名当红的偶像歌手。最近到了人们都比较烦躁的季节,而我也有了一些自己的小烦恼。


“艺兴哥,好痒啊。感觉浑身上下都被蚂蚁钻来钻去的好难受,简直是超级难受……你有在听吗,艺、兴、哥~”


“艺兴,为什么还没有结束工作?我一直在等你,可你却没有来。”


“……哥,今天陪我睡觉好不好。发烧?没有,只是想和你睡了。”


“艺兴,还是像上次那样就好,拜托啦!虽然觉得总是这样麻烦你也太不好意思了,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还在工作吗?会不会太累了,这几天看哥一直都没有休息好。我吗?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只是来看看哥而已。”


“艺兴啊,我们关系不错的,对吧?虽然平时不常说亲密的话,可我是知道的。你也是的吧?”


“如果觉得到达极限了,不如稍微停一下吧。况且我也有事想和艺兴哥说。”


“啊真是急死了,艺兴哥,哥啊!你先听我说一下好不好?从前天开始我就已经加大剂量了,可不论如何都静不下来,我想我实在是快忍不住了……”


对了,最近是发情期。


虽然大家都在说omega很稀有,甚至于最近还出现了很多omega权益保护协会,来防止怀有恶意的alpha中伤他们。但是我还是不太能理解这个大环境。


大概是因为整个团队里除了我之外的男人们全都是omega的缘故吧。光这一点,倒让我感觉似乎是alpha才比较稀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每到发情期这样的时候,我都有些忧心。


是不是也有人拥有和我一样的疑惑和苦恼呢?如果有的话,那么就请告诉我吧。


 


02


如果不说明,是没有人会认为我队友这些高大帅气充满主动者魅力的男人们是omega的吧。我也不信,可最后却吃了大苦头。


不过队友中倒是也有例外,比如白贤。他长得秀气,身材也不至于高大,是颇有omega的气质。
如果他能不要总是溜上我的床就好了。


“艺兴哥,我痒。”


白贤眯着眼睛说着,一边把手探进我睡衣里摸。我被他摸到脸颊发烫,连忙含糊地往后退。


“……别这样,我要睡了。”


“做完再睡吧。”


“你是omega,稍稍学着……学着保护自己一下吧,哪里有总是往alpha床上跑的……”


“艺兴哥怎么也说这种残忍的话。明明都标记我那么多次了……”


我急了,连忙冲上去捂住他的嘴:“你怎么还说这个!明明我都……我都……”


我实在不愿意说:在大多数我不情愿的时间里,我是被一个omega强迫着临时标记他的。明明白贤只是个身形偏瘦的omega,而我却丝毫抵挡不住他的攻势,每回都尝试着挣扎了,却又只能被白贤的每个举动死死压制住。思来想去,我也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而在不久前我才知道,这家伙可是个合气道的师傅。


白贤被我捂着嘴,忽地眉眼一弯,笑了起来。他伸出舌头舔我的掌心。


“快点,不然钟大回来,我就不能独占哥了。”


他说得颇有威胁的意味。


 


03


钟大回来的时候我正狼狈地披着一件衬衫,畏缩地靠在墙角。


刚刚白贤可能是太兴奋了,手上多用了几分力,挠伤了我。我疼,但又怜惜他不愿意让他自责,最后是等人走了,才掏出药水自己抹。


“哥?”


钟大丢下手里的东西,朝我跑来。


想着我在衬衫底下还赤身裸体,我只好忙摇手,连声说:“没事,没事。”


“你这怎么像是没事呢?我来看看吧。”


于是钟大便不由分说地扯过我的手。我也试着反抗了,当然,结果只是在拉扯间,我的裸体尽收他眼底。


钟大微有滞愣,又渐渐反应了过来:“哥,你这是……”


“对不起,我只是……刚刚……”


钟大没说话,身子一转,似乎要走了,却又在一瞬转过身来,猛地抱住我。


“真是的,哥什么时候才会保护自己啊!”


“这是什么话,哥可是alpha,当然能保护自己啊。”


“每次我都说过,遇上发情期的时候就小心点……”


“你们omega才是要小心吧。”我无奈。


钟大有些生气了:“怎么还说这些迂腐的话?你自己想想,哪次发情期你不是精疲力尽的。”


“……”


好像还真是。


我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不会有alpha权益保护协会这种东西。我想我需要一些专业人士实质性的建议。


 


04


说起钟大,他是个很温柔的人。就连遇上发情期,钟大顶多也只是笑着和我撒娇罢了,很少会强迫我。


不过就连他有的时候也会举止奇怪。比如上次,我正吻着他的肩膀,忽然钟大掐着我的脖子把我摁在床上,然后埋头在我后颈上咬了一口。


我疼得一缩,轻声唤他:“钟大?”


“喔,没事。”钟大轻松的声音传来。


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疑惑问:“你这怎么是没事的样子呢?突然咬我这里……”


“哥标记我,不就是会咬这个位置吗。”


我听得有些发冷。Omega的确是在脖颈这一块有一处腺体的,而我作为alpha,在做爱的时候常常会从了本能去咬,以便控制我身下的omega——这完全是alpha血液里传下来的冲动。可钟大是个omega,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做这样的事呢?


这个时候的钟大,伏在我的背上,好像一个捕食者。


我吞了一口唾沫:“你们omega……不要总想着些,让人难堪的事啊……”


钟大朝我笑。


“好,那我们继续吧。”


 


05


在这个性别歧视严重的世界,用气息隐瞒自己几乎不是什么稀罕事。公司最近也会特意推出一些A团或者是O团来夺人眼球,不过毕竟也占少数。


好比我这个几乎可算作O团的团体,对外可是一直声称我们是全A团的。


或许你会很奇怪,这么多的omega,要是都碰巧赶上了一趟发情期,那我们团体不就要扑街了吗。那倒不至于,毕竟国家医药发展迅猛,能以最低的代价最多的花样来掩饰人们的性别。况且团内还有一名alpha——那就是我。alpha能很有效地解决omega的生理需求。


这也是钟大指责我不会保护自己的原因。毕竟要帮队友们一个个标记是件很累的事情。


曾经我还因为这件事出过岔子,差一点引起公愤。


是碰巧某次队友们的发情期撞上了公演,都尽显疲态,是光药物所不能弥补的。所以我只能一个个地为他们进行临时标记,以至于一晚上都没休息好,导致第二天我的精神状态很差。


他们倒是容光焕发的,我真羡慕。


而我糟糕的状态直接导致第二天我在舞台上出错连连。甚至在队友说话的时候,我脑袋一歪,直倒在钟仁身上睡了过去。这被粉丝们看到了,就开始讨论,渐渐地风头偏向了性别这一说,便有人觉得我其实是个omega,遇上了发情期又没有及时服药,所以才身子发虚。


……老实说,我挺委屈的。


由于这涉及到我的公众信誉问题,最后我不得不在媒体的关注下去了医院证明自己的性别。当然,不信的人依旧不信,有关于我的流言也没有停止。


明明是omega包围的唯一的alpha。


却被认做alpha群里的一只omega。


我也只能无奈了。


 


06


上次说到粉丝误认为我是个omega。其实这种误会经常发生的,就连公司内也常议论纷纷。本来我也以为我已经习惯了,但直到有一天,一位公司里很有名望的女A前辈找到了我。


她抱着我闻了很久。


“用的什么香水?”


“姐姐,我不用香水的。”


“那吃药吗,公司给的那些?”


“姐姐,我也不吃药的。”


她显得很惊讶。


“现在的外用alpha喷雾剂已经能这么有效地掩盖omega气息了吗?!”


我无奈,只好解释:“姐姐,我其实……”


这时候灿烈刚好听到我们的对话,他很兴奋地回了一句。


“对啊!现在的喷雾很好用的!”


……


灿烈,下次不准随便插话。


 


07


像灿烈这样又高又帅脾气好能力强的人,一直是少女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在一年一度的全球气质alpha评选中,他也常处在前十这样光荣的排位上。不如说,像灿烈这样的人才是典型的alpha吧?别说少女们了,有的时候即便是我,看着灿烈也会有一些心动的感觉。明明我可是个正统的alpha。


这天去录音棚和灿烈录歌,我又忍不住想起了有关于他的性别之类的事。如果被大家知道,这样具有王子魅力的灿烈,其实是个omega,不知会闹出多大的风波。


正如此想着,我打开录音棚的门,霎时间被一股力量拽了进去!扑鼻而来的是狂热的omega信息素,灿烈似乎忘记吃抑制发情期的药了。我被他抱在怀里,登时要被这味道堵晕了。


灿烈着迷地吻着我,而我只觉得我就像一根苍白的狗骨头。


“哥,哥……我忍不住了,先来……”


他手一伸扒了我的裤子。


 


08


我一般都不愿意在工作室帮队友解决生理问题。但是事出突然,一A一O独处一室,又赶上了发情期,难免会闹出点不明不白的事。


我红着脸穿好裤子,而灿烈正哼着小曲从背包里拿零食出来吃。


这时候工作人员恰巧进来了。


Beta是很少出现在舞台上的性别。有人将他们比作工蜂,因为他们既没有alpha优秀的战斗体能也没有omega优越的生育能力,他们是这个社会里最普通最大众的群体,同时也是这个社会里的支柱。为了实现工作效率最大化,基本上我们的工作人员都是beta。当然其中不乏有一些是alpha。


前几个进来的工作人员都很有礼貌地和我跟灿烈打招呼,但是最后一个进来时,他犹豫了一下,耸着鼻尖闻了闻,然后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他朝我走来。


“你忍不住了也不能让灿烈陪你在这里乱搞。”


他说。


“下次注意点,多备些药。”


我转头去看灿烈,他笑得那是一个开心。


 


09


或许被同性认错性别是件很难堪尴尬的事,但当所有六个性别都觉得你是omega时,这份尴尬也相对地得到了缓解。


“欢迎来到今天的《ask opa》!今天我们请来的可是当前大热的偶像团体……”


现在正在录节目。女主持人应该是个beta:她说话清楚做事干练,身上却没有一点味道——也就是alpha和omega用来吸引彼此的信息素。


话题又走进了曝光自己的环节,女主持人问道:“那么灿烈也跟大家说一下自己的择偶观吧?”


灿烈握着话筒,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却又不失爽朗地说:“我还算是个比较保守的人吧!比较喜欢娇小可爱的女O。嗯,我们成员们也是知道的。”


我才不知道这种事呢。一想起灿烈每回在录音棚向我求欢,事后却又陷我于不义,我就满肚子委屈。


“原来是这样,那么灿烈的挚友白贤难道也是这么想的吗?白贤对于自己的伴侣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呢?”女主持人将话筒递向我身边的白贤。


“我可不是这样,”和灿烈不同,白贤的回答要更加干脆,“只要是喜欢的人,性别根本不重要嘛。不过如果我是omega的话,我倒希望能和像LAY哥这样的alpha结婚。”


白贤的话一说完,全场哗然。我愣愣地从他手中接过话筒,茫然地看着白贤。


他倒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这可真是一个大告白啊!那如果LAY是omega,也会选择白贤吗?”


……


为什么一开始就把我的定位设置成了omega?


只是当我想回答时,便难以控制地回忆起白贤兴奋时在我身上留下的挠痕牙印。


“那……是要好好考虑过以后才能决定啊。”我含糊说。


最后这个环节莫名其妙地就过去了。


晚上睡觉前,我照例上网去找今天节目的反馈。不知为何,我似乎又被推上了风尖浪口。


【装得还挺清高的。】


看来是我的回答让喜欢白贤的人有了误解。我叹一口气。这些年来组合收获了日益高涨的人气,然而随之而来的也有不少非议。只是如此误解我,倒也不算什么。


【咸蛋先给糖再给一巴掌,服了。】


……


如此想来,在非议的同时,粉丝间也传有不少组合内的cp。我倒并非是反感这些,但如果他们能不要总是逆cp就好了。分明我才是alpha吧……


【等等,你们注意看这个时候的小呜呜:听了白白说完后,是瞬间黑脸啊!Hunlay is real!】


世勋?


我把图片放大来,刚想要再仔细看时,外边忽地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艺兴,你睡了吗,我要进来了。”


那是世勋。


 


10


第一次标记世勋的时候,我给他的爸妈写了三千字的标记申请。


那时候世勋还没成年,但发情期却丝毫不顾及地便来了。我当然不敢动他,但是送去医院又惹人耳目,只怕到时候消息传出去,世勋刚起步的事业会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


更何况那个时候的世勋总是说着……让人,尴尬害羞的话。


“为什么不做,我想让哥标记我。”


世勋斜靠在我房间门口,眼神缠着我。


我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才好。毕竟世勋是团里最小的,我爱护他,当然不是在床上爱护他……


“哥在看我的照片?”


世勋越过我,朝我电脑桌走过去。


我慌张拦他:“你……别,别这样,我就是看看今天的……”


狡辩的话还没说完,我便被世勋拽着手腕直直推去了一旁的床上。他动作这么快,又仗着身高腿长,三两下便把我压制得不能动弹。我想让他停下,却又不敢蛮力撞开他也不敢大声喊叫。世勋趁我这还在思考的空当,俯身靠近我,故意在我脖子边说话吹风。


“标记我。”


 


11


……我真的不想再做这样的事了。


世勋从我床上起来,就近勾了我的杯子来喝水。我裹紧被子,人如死了一般地把脸埋在床上。


明明世勋的发情期也没来,为什么总是来找我做这样的事。每经过一回,我都觉得自己对不起当年那份三千字的标记申请。这么久以来我对世勋父母做的保证仿佛垃圾一样。


“世勋啊……”我幽幽唤他。


“嗯?”


“别这样了……哥不想总是……”


世勋似是懂我要说什么,打断了我的话:“艺兴你在说什么。难道你还以为我是个小孩子?”


我嘟囔:“你本来就是……”


“你对白贤哥灿烈哥他们做过的事对我也做了。事到如今,我该知道的一样可都没少。”


他说得还是很有道理的。这么些年过去了,倒是我自己还在固执地认为他仍旧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


“对不起……”我只好道歉。


世勋没有说话。我抬头去看,他英俊的半边脸藏在夜色里,单是一双眼,黯着瞧我。


这些年来我对他与其余人的差别,终究不是透明难见的。


我喉咙一紧:“世勋……”


“艺兴。”


“嗯”


“休息够了吗?”


“嗯。”


“再来。”


“啊?”


 


12


第二天我往世勋的包里多放了一点抑制用的药物。


不是我不愿意和他亲热,但世勋每次要求的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他执意如此而不做改变,那么我只能选择降低频率。


如此说起来,我们团里每个人所使用的药物也不一样。像是白贤,他是少用药多实践那派的,喜欢和我亲近,拿我当药用;再说他平时和我也更亲近些,所以粉丝也常说我们俩身上的味道很像。灿烈则是热衷于收集各种气味的alpha喷雾,也有自己独成一派的调和技巧,因此不少人都认为那是他自己本身信息素的气味。而世勋和钟大都是低调的内服药派,有规律的用药时间。珉锡哥和俊勉哥则相信着比较传统饮食健身调理、于药物是综合派。钟仁暂可不说,因为他相较而言极少向我求欢,平日也不常见他服药……


还有一个人是暻秀。


想来,我大概是从发现暻秀开始,而慢慢知道这个团队的秘密的。


 


13


我其实有轻微的鼻炎,偶有几次严重些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下。


“艺兴哥,我煮了大酱汤。”暻秀敲开了我的门。


“抱歉啊,我没什么胃口。”


“是吗。”


暻秀扫了我房间一眼:“我只是来看看哥的,既然哥不吃的话那么我先走了。”


我想起自己发情期似乎快到了,但是又因为有鼻炎,所以闻不清楚自己信息素的变化。我让暻秀留一会儿,解释说:“虽然大家都是alpha,要这么做还挺奇怪的。但毕竟alpha的发情期容易让人变得暴躁……我想提早吃些辅助用的药物抑制一下。”


我靠近暻秀,拉扯着衣领把自己的脖子露出来。


“味道有变浓吗?”


“……本来就已经很浓了。”


暻秀的声音沉下来,却也不像是不悦。既然对方没有不高兴,我便大胆地再贴近他。


“再试试?”


“不用试了。”


暻秀捏着我下巴,眼神已经不太对了。


“我发情期到了。就在刚刚。”


在他的唇靠上来前,暻秀如是说。


 


14


我直到暻秀睡着了,才惊觉:他原来是个omega啊!以前种种被我忽视了的细节全都冒了出来,似乎都在证明这个事实。其实当暻秀把我送上床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个同性恋,心里惴惴,就怕后面这第一次转眼就没了。


但不论怎么说,不管暻秀是omega还是alpha,我都与他发生了关系。这是才是不可忽视的事实。于是我打算在第二天和队友们坦白。想了很久该怎么解释,最后还是决定明说吧:大意就是我要对暻秀负责。这是必须要公开的。


谁知道第二天根本不需要我多嘴。看见我俩分别从房间出来,队友们伸鼻子一嗅,就知道我和暻秀发生了什么。


“被抢先了啊!”


白贤嘟囔着。


 


15


从我发现暻秀的性别到现在,也有三年多了。这三年多,不仅是暻秀,接着白贤钟仁钟大世勋……以至于最后的底线灿烈,都或委婉或直接地告诉我,他们是omega。而等我转头去看时,已经没有人站在我身后了。


但其实,习惯了这生活以后,倒也没觉得有多不平常。


现在我就算碰上再古怪的事,只要看一眼我的队友们,便会觉得世间之大,再怪,那也万变不离其宗啊。我的队友们着实让我变得强大了。


今天是我的个人行程。下班时,我乘着夜色慢慢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忽地一阵浓烈的omega信息素传来。我心里警铃大响。这个味道很纯、又很陌生,说明这个发情的omega独身一人,且绝不是我的队友。


我不敢贸然靠近。要知道世道混乱人心不古,新闻里已经报道了好几起omega假装发情蓄意碰瓷好心路过的alpha了。要是我运气不好碰上了骗子,不但失财,一不小心还要失色的。


有时候alpha的处境其实也挺艰难。


于是我拨了个电话给最为可靠的暻秀。“我碰上陌生的omega发情了。”我如是说。


暻秀似乎在宿舍,电话里有些嘈杂。


“你别慌。”暻秀还是很冷静,“在哪儿。我们去接你。”


“那也好,我就在炸鸡店旁边的巷子里……那我现在该怎么做,我怕他已经闻到我的味道了。”说着我就把脑袋缩了起来,试图隐藏气息,像个刺客那样。


暻秀建议道:“我们说了这么久对方也没有反应,估计是昏了,你去看看他的情况吧。”


“行。”


我们宿舍这一带其实有很多粉丝,虽然这附近是没动静的,但也不排除有人在窗口偷看。我尽量小心靠近,免得闹出岔子。朦胧间,我发现对方似乎是个男人,不算高,即便我靠近了,也仍躺在地上,没有一丝动静。


我稍微安了心,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然而再看时,心脏都被吓漏了一拍。


李秀满老师?!


 


16


我在医院外等暻秀回宿舍。


之前他说:“我们过去接你。”使得我以为暻秀在宿舍里,所以过来的也应该都是我的队友们才对。却没想到等暻秀来时,却带了一帮beta工作人员。他们和我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带上李秀满老师去医院了。


暻秀不像是无备而来,不如说他更像是在寻找李秀满老师吧。那么当时我在电话里听到的嘈杂,大概是李秀满老师失联而引发的小骚乱。


不过这样有名望的李秀满老师居然也是omega,我不禁有些感慨。然而仔细想想也并非怪异之事。如果不是高层存在隐瞒性别的事例,那么又怎么会出现像我们团这样的情况呢。要知道我们公司可是个纪律严明的地方。


这时候暻秀出来了。


“李秀满老师还好吗?”


“恢复意识了。医生说是常年使用药物出现的紊乱反应。先调养着吧。”


我犹豫道:“对不起,暻秀。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


“你能找到李秀满老师已经是首功了。”


“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等你们到了这个年纪,也会因为药物使用的问题产生不良反应吧……而我,作为队里唯一的alpha……却也没有任何办法。”


我和暻秀默默无言地走了一段路。


“标记我吧。”


“你发情期又要到了吗?”


“不是临时标记,而是永久标记。让我成为你的omega,那么我平时仅仅用一些喷雾就能掩盖住气味,不仅方便……”


“等等,等等!你怎么能,能说得这么轻松啊……”


“难道我说错了吗?”


我看着暻秀直率的眼睛,一时之间不知要如何回应才好。


“和……alpha不一样,omega……一旦被永久标记……可就……你们,怎么总是不会保护自己呢……”


昏黄的灯光下,暻秀停了下来。他捏着我的手骨,一字一句地说。


“因为是艺兴哥,所以我才会没有停顿地提出这样的请求。请不要把我对你的态度和对其他的alpha的态度混为一谈。”


 


17


我没有当场答应暻秀。他同意我再多考虑一下。他难得地称自己是个不错的omega,婚后也有自信能够照顾我,希望我能再多想想。说完这些,暻秀便借照看李秀满老师为由,又回了医院。


我虽然很感动,但同时也不免觉得暻秀似乎太占有主动权了——以至于不太像个omega。倒是我,一味被动,也不像个alpha了。


此时再想起李秀满老师的功绩,我真是不禁觉得每个omega心里都住着一个alpha啊。


反过来,倒是也可以说每个alpha心里都住着一个omega吧?
不论如何,执着于性别实在没有任何用处。有这个空闲,不如多学学李秀满老师如何才能成为一个……


等等。


李秀满老师成了我的一个提醒。


既然出道前每个人的真实性别都是被掌握着的,那么为什么我一个alpha会加入到8个omega之列?又是为什么大家都在假扮alpha呢?如果说李秀满老师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允许成员们在拥有自己意志的前提下自行选择面向公众的性别的话,那为什么要瞒着我?


“大概是他们也以为哥是假扮alpha的omega吧。”


钟仁懒懒地趴在床上,回应着我的疑惑。


 


18


“这怎么会,我可从来都没有隐瞒过性别。”我反驳钟仁。


钟仁放下手机,翻身卷进被窝里:“正因为如此……才像啊。哥快吹干头发,要睡了。”


我应了一声。


其实我是和钟大用一个房间的,但有些时候,我即便在宿舍,也不会睡在自己的床上。原因很简单,我要陪钟仁睡觉。钟仁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人,要不是他主动显露出自己的信息素,那么我是绝不会认为他是个omega的。


先前提过,我不知道钟仁在用什么药,他也相对较少地找我求欢——只偶尔喜欢和我一起睡——但却几乎没有在公众面前出过岔子。即便像是灿烈这样位居气质alpha前十榜单的伪装者,也曾无意中差点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性别。但却是钟仁,一丝一毫都不曾被认出过。我猜如果不是他愿意,那么谁也不会知道他究竟是omega还是alpha。


想到这,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钟仁今天只是想睡觉,还是有些需要了?”


“睡觉。”


“好。”


我转过身来,想了想,又回过头去看他。


“钟仁啊,难道哥看上去很像omega吗?”


“哥觉得我看上去像alpha吗?”


一时我被他给堵了嗓,只好兀自郁闷去吹头发了。


钟仁就是这样,虽然有时是需要我临时标记他来度过发情期的,但在大多我陪伴他的时间里,我们两人都只是在睡觉罢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像其他成员那样对alpha或者是药物有依赖性,且他虽然没有依赖性却又喜欢与我共眠的原因。思索再三,我也只能认可他大概是把我当抱枕了这个理由。


“钟仁为什么比一个alpha还像alpha呢?”


我自言自语道。


 


19


钟仁性子里有股天生的慵懒味道,是轻缓而不怠慢,十分迷人的那类。


我爬上了床,整整被子,睡在了他身边。钟仁应该是才进入浅眠,被我一翻腾,又醒了来,长手一捞,把我揽到了怀里。我趴在他边上,一时有些不甘心,于是也伸了手,反抱住他。


钟仁睁开眼,扫我一圈。


我被他看得有些尴尬:“睡吧,我又不会再吵你了。”


“哥,你这么强硬地抱着我,我不舒服。”


“会不舒服吗?”我收了手,又试探着换了个位置,“这样呢?”


“还是不舒服。”


“那怎么办才好?”


“安安心心像平时那样不行吗。”


我看着他。钟仁说话也是,那么慵懒,没一丝逼迫的意思,绵而不软。我看着看着,竟然有些害羞了起来。于是我坚持起来:“不,今天哥要抱着你睡。”


钟仁眯起眼睛看我。


“哥要抱我*?”


“不准说黄段子。”


 


*做爱


 


20


钟仁是和灿烈、暻秀一起使用同一个房间的。今天因为李秀满老师的事情,暻秀不在宿舍,而灿烈是因为个人行程的原因,这几天都不会回来。所以我也就理所应当地以为谁都不会进来了。


我不肯认输,一时也起了玩心,趴在钟仁身上就抱着不动了。钟仁笑着推我,没用什么劲。


但就在我和钟仁如此对峙着的时候,珉锡哥毫无预兆地推门进来了。


“艺兴,艺兴啊,我的那个好像要来了啊。你在里面……”


我还趴在钟仁身上,僵死一般地看着珉锡哥,不知道如何行动。珉锡哥看着我和钟仁搂在一起,一时也没再说话。他认真想了想后,才继续说。


“哥实在很担心会影响到后天的公演啊,3p行不行?”


 


21


“什,什么三……我,我没有和钟……”


“好啊大哥,过来,来来。”


“钟仁!”


“说起来你们在玩什么花样啊,没见过。”


“艺兴哥今天很有兴致的。”


“难得啊艺兴。”


“我才没有!”


“不对吧哥,刚刚抱着我不肯松手的人是谁?”


“但我不是这个、这个意思……”


“艺兴还是比较害羞。”


“不是害羞的问题!”


“说起来,大哥怎么觉得自己发情期要来了。”


“可能是年纪大了,每次到了的时候,就觉得小腹,对对,就是这,有点酸……”


“为什么要撩开我的衣服???”


“我每次都没有什么感觉。”


“之前听俊勉说他有时候还会痛。艺兴,你还愣着干嘛,脱啊。”


“啊?不是……珉锡哥,我们难道真的要……”


“哥骗你干嘛。钟仁你说呢?”


“是啊,还没这么玩过。”


“不要把这件事当好玩啊,别,等……嗯……唔别这……啊……”


在被钟仁按回床上的一瞬间,我反复想了很多事。


比如我应该还是个alpha,而他们也是omega这件事。

评论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