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勋兴】22±1/4 (上&下)

Mr纸一张:

(上篇有个bug,强迫症改了一起放上来,看过上篇或只想看肉的仙女们可以拉到后面点链接)


 


22+岁的Monster勋遇到了22-岁的狼崽兴,决定夺走他的第一次。               


 


*勋兴,一切假想敌都是纸老虎 


*强行年上,谜之现背,如果有bug望勿深究(


*说好的甜(rou)饼,开车真是刹不住,肉part一不留神就超了6K,我算不算也粗长了一回(


*姐妹篇,pocky kiss勋x鸡条一季12期兴→《1924》




-上-


 


常言道,午睡有风险。


睡短了,意犹未尽,心里有恨;一不留神睡久了吧,还容易被魇住,做个梦,醒来时一瞬间分不清白天黑夜,梦境现实。


吴世勋被摇醒过来时就是这种状态,而他只不过是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打了个盹,压根儿算不上午睡。


他意识糊涂,迷迷瞪瞪地望着眼前穿着西装套裙的女人,一时听不懂她在对自己说什么。


他打起精神听了一会儿,脑袋开始慢慢运转。


他发现确实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这个礼貌客气的亚洲女人说的并不是韩语,但吴世勋觉得这平仄似乎也不陌生。


大概因为他的表情太过疑惑,女人又换成英语讲了一遍。


她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看起来好像受伤了。


受伤?


他困惑地抬起头,视线扫到不远处橙金色的镜面墙壁倒映出的自己,突然明白了过来。


睡过去之前,他刚结束了自己的那部分MV拍摄。张艺兴还有一两个镜头要拍,他便边休息边等他。


化妆助理去找遗落的工具,迟迟没来给他卸妆,他等得无聊,拿手机自拍了几张后又无事可做,坐着坐着困意就莫名袭来了。


所以现在脸上和手上还挂着逼真又骇人的伤痕装扮。


吴世勋向面前好心的女士解释了是化妆效果,谢绝了帮助。


这会儿头脑渐渐清明过来,他才察觉哪里不对。


哪里都不对。


他察觉自己坐在角落的沙发里,眼前是空旷的大厅,大理石地板光可鉴人,前方不远处有行人拉着行李不疾不徐地走过,停在前台,与礼仪标准的接待员交谈后递出证件和卡片。


场景跟记忆中到过的某个地方非常相像。但是哪里呢?


他思索间,有对欧美长相的男女从身后经过,对话的只言片语传入他耳中,声音不大,他没听清,只捕捉到了几个词,其中一个像箭射中靶心,击醒了某个模糊的记忆点。


Hong Kong.


他猛地抬起头环顾一圈。


没错,香港,眼熟的室内布置,耳熟的中国方言,吴世勋想起来了,是哪一次来这个国家——地区,张艺兴曾纠正过他,中国香港地区——演出时下榻的酒店。


可他睡着之前不是在片场吗?怎么可能醒来就出现在异国的酒店?


成员、经纪人、助理、造型师等等所有团队相关人员都不在现场,就剩他一人,无遮无拦地暴露在公众场合。


身为艺人的那份谨慎驱使他立刻警惕起来,幸好位置隐蔽,除了眼观八方又对取景拍摄见怪不怪的的服务人员之外,没有人留意到这个角落坐着位形迹可疑的明星。但他还是迅速行动起来,起身边往更加隐秘的建筑结构走,边在身上翻找手机。


然而还没找到,他就突然停下了动作。


他看见了张艺兴。


正从酒店后部较为隐蔽的通道进来,走在一行人后方。他前头的人都已经进了电梯,吴世勋这一眼就正好望见了落在后面的张艺兴。


跟在同今天早上和下午时候见到的张艺兴都不同。


头发是薄薄的淡金色,刘海短短的露出一截光洁的额头,看着跟个初中生似的。表情有点发懵,由着身边的人搂着他的肩膀在耳边说个没完。


而阻止吴世勋朝那个方向迈出脚步的,是张艺兴身边粘着的那个人。


另一个吴世勋。


顶着有些泛红的浅色头发,眉眼和脸型还透着点稚气的吴世勋,说话间往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在思维开始运作之前,吴世勋的身体抢先反射性地调了个方向,躲过那个吴世勋的目光。


他这一转身,视线便越过宽敞的大厅落在前台背后的墙壁上,那上面挂了一排显示多国日期时间的挂钟。标着HK的那一栏,刚刚从21:38:跳到了21:39。


2013年07月01日,21:39。


哦,我这是还在做梦啊。


 


-


 


这个微妙的时间点勾起了吴世勋一直以来藏着的一个小小的心结。


关于张艺兴的初夜。


他们在一起后,吴世勋问过张艺兴三次。


一次是他们交往一个月后第一次上床,两人都有点紧张,靠着天赋和对张艺兴的欲望一点就通的吴世勋在进入张艺兴身体后渐入佳境,迅速夺过了主动权,张艺兴只能由着他攻城掠池。但事后回味起来,最开始张艺兴引导吴世勋进时并不像新手,吴世勋便问了张艺兴,这是哥的第一次吗?


张艺兴表情微妙,好不容易散去的红晕又泛了上来,翻过身去闷闷地说,世勋很在意这个么。


吴世勋到底是年轻,怕破坏了这宝贵春宵的甜蜜和好不容易得来的感情,又想显出男人的大度,便表态不管是不是,反正以后只许有我。


一次是一巡海外场结束后的酒店里,完事儿以后张艺兴喃喃地说我把在中韩以外的第一次给了你哦,吴世勋开心地抱着他啵了一口,反问了句你哪个第一次不是我的?


困极了的张艺兴头挨着吴世勋的胸膛哼了一声,音调绵长飘逸,听不出来是肯定还是否定。


最近一次,是听到张艺兴和边伯贤在边看小电影边吐槽男主角的处女情结,吴世勋顺口就说:“我无所谓,反正艺兴的第一次是我的,没错吧?”


“你指前面的还是后面的?”


张艺兴神色俏皮地反问,趁着吴世勋被噎住的间隙溜得没影,留下看热闹的边伯贤和吴世勋面面相觑。


虽然没有什么刻板的情结,但这个疑问一旦在心里扎了根,就长出了细嫩的小芽挠得吴世勋无视不了。


吴世勋深信按照张艺兴的性格,跟不熟的人随便来一发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况且他们开始交往前团体活动日程紧,几乎都是一群人同进同出,所以还是将范围锁定在独处机会较多的内部人员。边伯贤首当其冲,听完他的推理后不以为然地回答这种事还需要啥时间地点条件,插个空就办了,诶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是清白的。


其他人面对他的质疑,表现精彩纷呈:鹿晗笑得濒临崩溃下巴岌岌可危;路过的黄子韬一脸急于与基佬撇清关系的惊恐;金钟大凉凉地表示刚想下手你们就成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金俊勉喷了一地血红色的石榴汁;金珉锡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瞬间散发出神圣不可冒犯的大哥气质压得他不敢造次;金钟仁无精打采地说我出过手还轮得到你?都暻秀直直地看着他,吴世勋在随时可能挨一拳的危机感中先行告退;朴灿烈莫名被他怼得最惨,垮着脸连说顶多摸过手我性启蒙晚没往那上面动过心思求放过。


吴世勋旁敲侧击几次下来,基本排除了那些跟张艺兴单独同宿过或有独处条件的成员,甚至连跟他住过的经纪人大哥也被他锁定后放过了。


他和张艺兴正式确定关系时已经是14年年中,因此逃过他盘查的大概只有吴亦凡。张艺兴后来又不是很愿意提起他,个中缘由相对复杂,吴世勋出于尊重和不忍,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根究底。


但这会儿偏偏是梦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他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天早晨的所谓宿舍突击,张艺兴和吴亦凡对床褥的遮遮掩掩,让人忍不住对前一夜酒店套房里单独相处的他俩浮想联翩。都怪自己当时还没开窍,不懂及早跟吴亦凡换房阻止一切潜在的危机,以至于留下了一个至今未解的谜团。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果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在乎吧。


以清醒梦的形式重现了这段回忆,难道是潜意识给自己提供的提醒和安慰?


吴世勋思及此忽然福至心灵,决定不辜负大脑的馈赠,努力一把将它升级为一个春梦。


 


那边一众队友和Staff凑齐人头,电梯便关上门上去了。


吴世勋进了另一部电梯,一边回忆那年他们分到的房间是在哪层楼。


这些年住过的酒店太多,他记得也不大真切,亏得那次录团综给他心里留下了个耿耿于怀的疙瘩,算是印象深刻,这会儿才想起了个几个大致的数字,最后按了个15碰碰运气。


电梯门重新打开的时候,果然听到那群男孩闹哄哄走远的声音。


吴世勋就保持着不远不近地距离,隐身在过道转角,听到朴灿烈招呼他们别急着各回各房,先去他们房间战两盘,得到了边伯贤等人的纷纷响应,其中还包括另一个自己。


“我好热, 先洗个澡,待会儿过去找你们。”


张艺兴的汽水音通通透透地响起来。


“哥去我们那边洗呗,我衣服借你穿。”


另一个吴世勋糯着嗓子说。


撒什么娇啊。


22岁的吴世勋腹诽19岁的自己,强烈希望张艺兴不要被他蛊惑。


“哎哟,那内裤怎么办呐。”


张艺兴声音里透着为难又好笑。


“好了快走啦,”是朴灿烈的声音,“艺兴哥,快点哦。”


很好,发展跟记忆中一模一样。


张艺兴落单了。


他颇有些鬼鬼祟祟地探出去快速瞥了一眼,记下了张艺兴的方位。


他重新隐蔽进拐角的墙后,听着走廊里的响动。刷了门卡后嘀的一声轻响,张艺兴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然后说话和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又一声关门声里,归于平静。


吴世勋非常有耐心地又等了一阵子,差不多是张艺兴平时洗一个澡的时间,才不疾不徐地走到他房门口,按下了门铃。


 


“世……勋?”


张艺兴打开门见了他,名字脱口而出,却半途不确定地停住了。


他套了件空荡荡的背心,一举手就能从侧边看到半幅白花花的身子,还冒着洗完澡后新鲜馨香的热气,在吴世勋看来就跟浑身打满了欢迎品尝的标签似的。


吴世勋对三年前的自己不懂下手而痛心疾首。


因为扩大了的身高差,上目线的角度比以往更深,配上疑惑又胆怯的眼神,简直惹人怜爱。


妈的太可爱了,想犯罪。


慢着,虽然看起来像16,但这时候的张艺兴还差几个月就22岁了,不算犯罪。


吴世勋理顺了逻辑,心安理得,心情大好,立刻给了张艺兴一个最熟悉的不见眼睛的甜蜜微笑。


“艺兴,”他往门里迈了一步,张开双臂圈住了张艺兴,逼得他后退了两步,“小艺兴。”


“你、你是谁呀……”


张艺兴奋力把鼻尖露出来,避免被这个不一定是吴世勋的人闷死在怀里。


“不认得我了吗艺兴,我是世勋啊。”


一米八四、脸上挂彩的吴世勋使出了刚才还被自己嫌弃的撒娇技能。


在张艺兴的纵容下,这项得意技甚至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提高了,对付21岁的张艺兴绰绰有余。


他说完放松怀抱,让一脸懵逼的张艺兴可以好好看清他的脸。


“世勋……可是不对呀。”


几分钟前才刚刚告别的吴世勋还是个顶着浅色顺毛的奶包,而眼前的这位虽然五官与他极其相像,但是线条更加锋利,身量高了,体格壮了,露出额头的黑色偏分发型显出成熟又危险的气质。


张艺兴蹙起眉,犹豫了好一会儿,表情里怀疑和戒备还未褪尽,手却举起来放在吴世勋脸上那处擦伤妆上。


“这是怎么了,疼吗?”


吴世勋心口一阵柔软的悸动。


“被独角兽治愈了,不疼。”


张艺兴的神色更加怀疑了。


“开玩笑的,”吴世勋赶紧把话题拉回来,“就是化妆效果。”


说着还按着张艺兴的手往自己脸上抹了一下。


“……是团综临时加的环节吗?”


张艺兴恍然大悟,还探头往走廊里左右瞧了瞧,寻找着机位。


“没有摄像,这儿就咱俩。”


吴世勋脚一勾关上了门,拉着张艺兴的手腕进了房间。


妈的,果然是大床房套间。


“等等,你到底是谁呀……世勋的哥哥吗?”


张艺兴给他拉得跌跌撞撞,说完后自顾自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吴世勋轻轻按着张艺兴的肩膀让他坐在床尾的正中间,在他面前蹲跪下来,隆重地自我介绍:


“吴世勋,22岁,你未来的男朋友。”




-下-




“…………………………………………啊?”


张艺兴乖乖地坐在床边抬着头看他,长长的反射弧读完进度后只发出了一个语气词。


“你左边屁股,靠近大腿内侧那里有颗痣。”


“啊??!你怎么知道?!”


那点小东西连张艺兴自己都没见过,还是他爸妈告诉他才知道的。


“第一次背后位的时候就知道了。”


张艺兴迟钝地理解了一会儿,明白过来后脸瞬间红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


“舔到那里的时候你特别兴……”


“别说啦啊啊啊——”


张艺兴捂住耳朵,红晕从脸上一直烧到了耳朵尖。


“我、我怎么会跟世勋交往……”


“肯定是因为互相喜欢啊,你还没有发现吗?”


吴世勋把他的双手从耳朵上牵下来,握在自己手里。


“你自己看不到,所以也不知道你看着我的时候是什么眼神吧?”


张艺兴不明所以,却莫名心虚地躲开了和吴世勋的对视。


“你没发现我有事没事总要看你吗?没想过为什么我总爱对你亲亲摸摸,而你为什么还老是纵容我吗?”


“因为你是弟弟……”


张艺兴答得甚无底气。


吴世勋目光柔软地望着他,把握在手里的指尖放在嘴边亲了亲。


“我们都花了很久才明白。一天看不见对方就难受,忙的时候还好,稍微闲下来几分钟、睡觉前就发现,啊,想得不行,恨不得马上见面。我们——19岁的我和现在的你还没怎么经历过,天天腻在一起,所以还没察觉到吧。”


张艺兴低头瞧着吴世勋,不知是在消化突如其来的震惊消息,还是在思考眼前人胡说八道的可能性,脸上混杂着将信将疑和细微的喜忧参半。


说到这儿,吴世勋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露出点发愁的神色。


“我这会儿不见了,我的艺兴一定很着急。”


“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不能说,会影响未来,”吴世勋快速在看过的电影小说里翻出可以用的设定,“但是必须完成一件事情,才能回去。所以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希望你可以配合我。”


“什么事?难不难?”张艺兴在他严肃的语气影响下,也认真地问。


“不难,我跟你——未来的你——做过很多很多次了。”


吴世勋慢慢站起来,手扶着张艺兴的肩膀,徐徐倾身向前,自然而然地逼迫着避让的张艺兴往后慢慢仰去。


他单腿跪上床,膝盖陷在张艺兴双腿中间,双手撑在张艺兴身侧,占据了一个有利的姿势。


而张艺兴还一脸求知和用心地等着帮他完成回到未来的重要任务,紧张地咽了咽口水,若隐若现的喉结在细白的脖子滚滑了一下。


吴世勋庄重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忽然俯身吻了下去。


(防屏♥蔽下篇正文放链接:微博or图片下篇1下篇2



评论

热度(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