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all兴】张艺兴消失的那一天

小甜豆良心君:


*新年贺文~果然新的一年就是要搞事搞事搞事!


*这是良心君憋了很久,中途因为太难写而几乎放弃的一个搞大事儿的梗o(`ω´*)o就等大年三十放出来啦!


————————————————————


2017年,韩国,EXO宿舍。


张艺兴呆呆地站了半天,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胳膊……好痛!


然后狠狠心,一耳光扇在熟睡的EXO成员边伯贤的脸上。


随后张艺兴难以置信地后退几步,单薄的身躯摇摇欲坠。


天知道他只是因为通宵拍戏太累了,早上回到酒店就扑到床上睡死了过去,没有想到等到自己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到了韩国的宿舍。


之前光知道过劳死,从来都不知道过劳灵魂会出窍啊……而且竟然还飘到了韩国,我是怎么做到的啊喂……


想到这里,张艺兴发现自己的重点不太对,摇摇头,神情凝重地看向他的“重点”。


面前这个自己一直的印象都是可爱,听话,懂事的弟弟。


反观被扇了一耳光的边伯贤,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翻了个身,继续睡。


紧紧怀抱印着衣衫半解媚眼如丝的张艺兴等身抱枕,继续睡。


张艺兴一阵眩晕。


……


过了不到半小时,张艺兴就已经摸清楚了基本的情况,他可以触碰东西,可是碰不了人,他说话别人也听不见,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出不去这个宿舍。


边伯贤挠挠头,打了个哈欠慢慢悠悠地走出卧室。


“你怎么了?又熬夜玩游戏了?”朴灿烈拿着一杯水路过,问道。


张艺兴跟游魂似的站在一边——好吧现在他就是一个魂儿——还沉浸在刚才自己亲爱的弟弟竟然抱着自己的诱惑等身抱枕睡觉的冲击中出不来。


边伯贤理了理头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起来lay哥的抱枕竟然掉到地上了,吓我一跳,平时是根本不会掉的啊。”


啊!伯贤你你你说什么啊!张艺兴一个激灵,这怎么能和成员说,万一别人误会你……


“这怎么能行,”朴灿烈听了这话,果然很严肃,“换了是我,就算是自己掉下床去也不会把lay哥掉下床去的,下次要是再敢掉下去的话,你就把抱枕给我好了。”


等等,张艺兴睁大了眼睛,灿烈你劝成员的地方不太对吧?!像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劝说成员不要误入歧途吗?!


无意中目睹成员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对自己的痴汉行为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张艺兴僵硬地顺拐着下了楼,正好看见在吃早饭的几个人,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可是对于他们这些作息超级不规律的人来说,现在才是一天的开始。


而作息规律的金珉锡正坐在那里,享受每日的一杯咖啡。


“老实说,珉锡哥,这种东西喝多了容易长不高的。”吴世勋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关心金珉锡,说道。


金珉锡头都不抬,“听说甜食吃多了杀精。”


正把涂满果酱的面包往嘴里放的边伯贤身形一顿。


吴世勋气结。


都暻秀把切成瓣的橙子放在桌子上,问道,“你们谁知道艺兴哥妈妈的联系方式吗?我想问问她那些菜都是怎么做的,要不然看着艺兴哥难得回一趟家拿点吃的回来,每回都省着吃,我心疼得慌。”


“我也想知道呢。”边伯贤耸耸肩。


这时金珉锡一脸无所谓地说,“我知道啊。”


听见这话的几个人齐刷刷地抬头瞪着他。


“之前艺兴告诉我的,”金珉锡上挑的眼尾此时看起来充满了挑衅的意味,“毕竟你们都是K队的嘛,没有和艺兴一起去中国的经历。以前我和艺兴都是形影不离(重音)地一起赶通告的,自然要了解得多一些。”


“哇,为什么我这么不爽呢……”这时金钟大突然插话了,“我和艺兴哥明明还一起睡过,为什么我不知道啊。”


“说清楚,是在一个房间的两张床上分别睡,最多算舍友,”吴世勋纠正他说,“不要偷字漏字。”


金钟大颇为不服,“哼,我就不信了!好歹我也是lay哥在M队唯一的弟弟,这种事情艺兴哥一定会告诉我的!”


“是呢,你还是唯一的忙内,”边伯贤嚼着面包,语调毫无抑扬顿挫地说,“那你好棒棒哦,给你鼓掌掌。”


金钟大没理他,掏出手机编辑道【艺兴哥(><)我和他们几个打赌输了,能不能把哥母亲的联系方式给我啊~拜托了,哥~】


这套路说来就来,我善良温柔的倩倩去哪里了?!是不是被你给吃了!你给我吐出来!


张艺兴把自己放倒在地上,摊平。


妈妈,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废张艺兴了。


……


“来开会了,我说说这几天的行程。”金俊勉拿着小本本做到沙发上,其他几个人要么坐在沙发上要么席地而坐,围了一圈。


金俊勉先是说了说最近的安排,然后给成员们打打气——这都是张艺兴熟悉的步骤——可是没想到最后金俊勉说,“现在,我来宣布一下在活动里面最认真的人的奖励——”


嗯?话说到这里张艺兴就有点不服了,站起来想听清楚些,心想凭什么自己平时表现好都没有奖励,这几个人背着我都捞了些什么好处!


“今天的奖励是,晚上和艺兴视频的权利!”金俊勉强调说,“单人视频哦!”


张艺兴面无表情地又坐了回去。


哦,这个奖励,我确实是不想要呢。


虽然张艺兴没什么反应,可是他看见自己的队友听见这话以后明显变亮的眼神儿,以及猛得高涨的战斗气焰。要知道他们刚才听行程的时候都是各干各的各吃各的,可是听到“奖励”这两个字,一瞬间就把注意力转了回来。


可怜的队长,为了让这些人在张艺兴不在的时候也认真工作真是操碎了心。


“我提个意见,”金钟仁举手,“活动认真的表现可以不包括说冷笑话吗?”


“不可以,谢谢你的意见。”金俊勉笑着说。


这有什么可争的啊!张艺兴把自己闷在沙发上,企图憋死自己的灵魂。


……


“呐呐呐钟仁啊,我有个事儿请你帮帮忙,”开完会,金钟大挤到金钟仁旁边,“我就差你那一张艺兴哥的小卡了,我拿五张朴灿烈的小卡跟你换好不好?”


“我也抽不齐艺兴哥的小卡,除了俊勉哥以外咱们都没凑齐,那个哥可是自己买了一百多张,”都暻秀叹了口气,“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本命魔咒?”


“不换!那是我拆了五张专辑才拿到的!”金钟仁拒绝得果断,“别说五张朴灿烈小卡,就算是一百张朴灿烈小卡,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垃圾而已!”


“所以说啊,明明是咱们自己的专辑,咱们想要小卡为什么还要自己买啊?”金钟大吐槽到了重点,“可是我觉得五张朴灿烈小卡也挺难得的呀,暻秀你说呢?”


张艺兴盯着exo最后的良心都暻秀,无声的呐喊道,没错啊!成员之间怎么能这样!灿烈的小卡也是很重要的!反驳他啊!快反驳他啊暻秀!!


“别说朴灿烈小卡,就算是朴灿烈,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垃圾而已。”


都暻秀转过头,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地说。


“……”张艺兴默默地蹲在角落里,lay是谁啊张艺兴又是什么人啊我听不懂韩语啊我根本听不见啊其实我是一只小鸡啊。


忽然,一阵恍惚,一股困劲儿涌上来,张艺兴控制不住地沉入了梦乡。


……


这一次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酒店白色的天花板。


什么啊,张艺兴拍拍胸口,安慰自己脆弱的小心灵,都是梦嘛,人怎么可能灵魂出窍啊……


忽然发现手机有一条未读信息,张艺兴稀松平常地拿过手机,点开。


【Chen:艺兴哥(><)我和他们几个打赌输了,能不能把哥母亲的联系方式给我啊~拜托了,哥~】


张艺兴僵在那里,如遭雷劈。


我!靠!这!都!是!真!的!


因为自己就算是做梦,也是不可能完完整整地梦到钟大发给自己的消息,连个颜文字都不差的呀!


这时小秘书敲敲门,说,“老板,您该起了……另外您让我订的明天早上第一班飞韩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了。”


“什么?!第一班?不行!”张艺兴言辞激烈地拒绝,开玩笑,我还没有准备好该怎么面对他们啊!


“可是不是您让我订的明天最早一班飞韩国的航班吗?”小秘书听见他已经起了,推门走进来问道。


“我反悔了不行吗?!人走在人生的道路上总是有那么几次会质疑自己的决定啊!”张艺兴负隅顽抗,“给我订明天最晚的一班,不,后天!最好推到明年!”


“老板,不要任性。”小秘书公事公办地说,“除非航班全部取消,否则这韩国您是去定了,不然exo的经纪人会在汉江边刨个坑把我埋了的。”


张艺兴发誓自己从来没有像这样想要让所有飞韩国的客机原地爆炸。


——————————————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回复多的话也许会有后续的吧( ‘-ωก̀ )


新年贺文请大家多多回复哦!新的一年也请继续支持良心君!(ฅ∀<`๑)♡

评论

热度(1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