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都是套路

庭芥_:



“老板,”临近了了自家张总要上场,小秘书忙着给他整袖口理领带,满脸的紧张夹担忧,“老板,回答问题的时候多想想再答,现在的媒体,套路着呢。”


可不吗?套路着呢。
中华文化上下五千年,可不一博大精深吗。您问这么一句话儿就么几个字儿,还能问出花儿来?您还别说,还真能。跟新摘棉絮里密密疏疏裹的绣花针似的,你得眼尖手稳,阂着笑端着态,把那面上无害,内里恶毒的话题再给妥妥当当推回去。小灯儿一打,小话筒一举,你当那黑乎乎的就只是镜头不成,那可不能够啊,这是长枪是大炮,坐那真皮软沙发里头,那可就得端直了身板儿绷紧了神儿应应着。
可不能想着什么突噜什么,您图了痛快了,明儿这话儿就白纸黑字上报上微博了,这艺人啊,真心难当。
哎,真心难当。
张总窝在沙发里,聚光灯一晃悠着,妥妥地走神儿了。也不能够说是走神儿,他啊,反射弧吧,比起常人生得稍微曲折了几分,慢了那么小半拍子。就这么小半拍子,可把小秘书给担忧坏了,“爷,”攥紧了小拳头紧张兮兮地再三嘱咐他,“想好了再答啊。”
待临上了场,坐进了那软沙发里头,张总眼神儿水汪汪的盯着人不挪眼儿时不时还点个头看着还挺真挚,“啊?”得,嘱咐半天嘱咐拐了,这茬思绪还停留在上半场,“诶!我们是爷们儿间的那种感情,就他也硬我也硬的那种。”
小秘书在台下默默捂住了脸,爷,您说话真的过脑子了吗?

搁更衣室里猛吸了一口气,孙影帝对着镜子扯了扯墨绿西装下摆,近来没通告没工作,搁家里头混吃憨玩,这小肚子真是愈发圆润了。得,又得被微博里一群粉似黑的小姑娘们笑话了。
粉似黑这种词儿新潮吧,跟大流吧,那可不是,他可是下了功夫的。颇有些自得抿了抿发丝,孙影帝对于自个儿今儿的造型无比满意。这圈儿里,能混到他们这岁数的,一个二个早成精了,还得是属狐狸的。套路这玩意儿跟司法考试差不多,新瓶装旧酒,新题型装着旧考点,翻来覆去就那么些个路子。想套路他?挺难的。
男人嘛,到了中年,总难免发福,也说不上是件坏事儿,有点分量显得踏实,不轻浮,好容易留长的刘海被统统撩了上去,露出了许久不见天日的美人尖,“忒,真帅。”

说自个儿呢,也说他弟呢。
艺人嘛,脑袋顶上那撮毛儿就不是自个儿能定夺的,斜分中分没刘海,栗黄浅金亚麻棕,嘛嘛轮流上。按着迷妹的说法就是我们张总啊,甜盐都能hold得住!近一年想着要转型,倒是撩上去的偏多,颜色也给染回黑色了,油膏发蜡打得光亮,鬓角也给剃了个溜麻,“没办法啊,年纪大了不能老要刘海了。”张总实诚,二十五了,总觉得自个儿是一成熟大爷们儿了。
这男人嘛,年岁小的时候老爱拌成熟,年岁大点了又爱装点嫩儿,总觉得自个儿没的就是好的,就一性儿。

孙影帝近来穿得是愈发新潮了,鸭舌帽youyouyou发光鞋biubiubiu,搁西装革履华衣锦服人堆儿里也不嫌自个儿磕掺。
张总那天穿的西装,小刘海一撩容光焕发,气场十足,直到见到他哥为止。要问个你对张总最大的印象,百分之八十得说酒窝了。嘴一咧,甜滋滋跟盛蜜了样,一笑就破功,见他哥就可乐,等式替换就是一见他哥就破功。
根本甭不住,张总你得好好训练训练表情管理了。你说有什么可乐的,这俩光见着就能傻乐半天,就搁边儿自个儿玩儿去了,先是中间隔一座儿,后头中间那人走了就搁块儿玩儿去了。有人说男人一辈子都是孩子,想想还真挺有道理的,说句老实话,谁还不是小公主咋的,不兴人撒撒娇啊。

“别人投我就算了,艺兴你也投我?”孙三岁怒了,还有点小委屈。我俩这么好,你投我的哦,不和你玩儿了真是。
打电话道歉也没用,伤心了真是。
二十五加四十六是多少?甭算了,加起来顶多不超过十岁,这俩玩一块儿跟幼稚园中班差不多,大班都嫌他们幼稚。

时代在发展,人类在进步,什么微博b站和a站,撸否简书不老歌,个顶个一个新世界。近来网瘾中年萌上了刷b站,妥妥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点个赞,关个注,逗逗那群不经逗的小姑娘,yo!年青人的世界真有意思。
15年的第一季,16年的第二季,转眼跨进了17年,再见面感觉过了老久。小孩儿剃了个毛寸,轮廓显得更分明了,看着男人了不少,就是一笑就破功,还是当年那个甜乎乎略傻微轴的小崽儿,搁怀里抱抱,嘿,还是那个人。
俩蹦跶着跑去采访某他俩cp的大手,老被套路的他俩也难得套路了人一回。
“我爱你呀~”
“我也爱你的啊~”


一个甜甜的fin.

评论

热度(5)

  1. 柚稚庭芥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