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稚

【all兴/Layall】今天的Lay哥怪怪的

Annie:

《今天的艺兴怪怪的》后续










张艺兴是被耳边的闹钟声吵醒的。




扁扁嘴,费力的睁开一只眼睛,等到视线聚焦才看清手机上的时间。




……五点半。




哦,五点半。




五点半???




我是疯了才定这么早的闹钟!




好不容易挤出来了一天空闲可以休息休息。一定又是小秘书在搞他。




张艺兴哼了一声,手机一扔,翻身继续睡。








到了七点多,都暻秀把早餐一一摆上餐桌,成员们也都准时起床,准备吃饭。




金俊勉习惯性的点点人,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Lay呢?”




“不知道,还在房间里。”边伯贤放下手里的牛奶,说着就要站起来,“我去叫他吧。”




“别了,”金俊勉把边伯贤拦下,“Lay工作的时候向来不喜欢被打扰。你们先吃吧,一会我把早餐送到他房间。”




边伯贤点点头,坐了回去,然后金俊勉端着一份早饭和一杯黑咖啡上楼去了。




两分钟后,他下楼了。




目光呆滞,神情恍惚。




呆呆的走回座位上,脱力般的坐下。




“俊勉哥,怎么了?”吴世勋疑惑地歪歪头,推过去一杯牛奶。




“估计是又被教做人了。”金珉锡调笑。




金俊勉愣愣的说:“Lay说他不想喝咖啡,问有没有热牛奶。”




同样不爱喝咖啡的金钟仁:“正常,咖啡本来就不好喝。”




“Lay的刘海没梳上去,头发炸着,我刚进去的时候睡眼惺忪的,明显刚睡醒。”




吴世勋把热好的牛奶倒进杯子里,边倒边说:“昨晚忙太晚了吧,Lay哥也不是那种爱睡懒觉的人。”




“我还看见Lay的酒窝了。”




边伯贤点点头,喝了一口果汁:“Lay哥他酒窝太深了,稍有点表情都能看见。”




“是以前那种奶笑时的酒窝。”




边伯贤一口果汁全喷到桌子上。




“一会去给Lay哥量一下体温吧。”都暻秀镇定的抿了一口咖啡。








而屋内的张艺兴正没心没肺的吃着金俊勉送上来的早餐。




俊勉今天好贴心哦!




三口两口的吃完,张艺兴一个鲤鱼打挺的翻下床,然后闪了自己的腰。




“哎哟喂……”




张艺兴生无可恋的趴回床上,思考人生。




今天没有一大早就接到小秘书的夺命连环call,就说明今天真的没有行程,难得和成员们相聚,总得一起干点什么。




打游戏?




写音乐?




还是嗑嗑瓜子唠唠嗑?




不管怎么样,先出去吧。




“早上好呀大家~”




睡到自然醒的张艺兴觉得浑身都是劲,精神也特别好,像往常一样先跟成员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去洗漱了。




完全没意识到身后的成员们仿佛见鬼了一样的表情。




金俊勉一副“早就跟你们说过了”的样子,戳戳边伯贤的胳膊,示意他去给张艺兴量体温。




边伯贤虽然不明白他Lay哥今天为什么这么甜,但难保这位哥会不会突然清醒。“为啥我去啊?”




“因为你是他最喜欢的弟弟。”




“我靠这时候你们知道我是Lay哥最喜欢的弟弟了!平时怎么没见你们想起来过啊!”




金钟大敲敲边伯贤的头,笑着说:“因为你进公司太晚,所以是目前唯一一个没有见过Lay哥奶了吧唧的状态的人。当时Lay哥转型成功后就一直觉得甜菜时期是黑历史,而我们都是黑历史的见证人。”




边伯贤瞬间领会,皮笑肉不笑的接下去:“所以你们觉得应该让我也看看,然后等Lay哥清醒了,有难同当是吗?”




金钟大以及所有成员的眼神给了边伯贤肯定答案。




啊,这塑料队友爱。








“那个……Lay哥啊,你看今天天气是不是特别好!”




边伯贤扭扭捏捏的蹭到正在刷牙的张艺兴身边,故作明媚。




张艺兴扭头看了看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迟疑了好久,“是……吗?”




“啊对了,说起来体温计,我昨天买了一个新的体温计你要不要试试?”边伯贤把体温计举到张艺兴眼前,满脸期待。




张艺兴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提到了体温计,但是边伯贤今天一早的反常行为真的很令他担心。




“伯贤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张艺兴放下牙刷,自然的用额头顶着他的额头,但是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伯贤儿?伯贤儿?你动一动啊,你怎么不说话了?别吓唬哥啊!伯贤儿!”




“俊勉哥!!——”张艺兴惊慌失措的冲出洗手间,留下边伯贤一个人仿佛一根被烧焦的木头一样戳在原地。




边伯贤其实身体健康,不过就是大脑系统不能同时快速处理两种完全不同的程序,死机了。








然而餐厅里的金俊勉受到的惊吓不比边伯贤受到的少。




试问谁看到一个冷酷绝情的杀手突然画风一转,天真烂漫的穿着碎花小衬衣怀里抱着一本《挪威的森林》去荡秋千,还能冷静的思考?




张艺兴跌跌撞撞的冲进餐厅,光着脚,身上套着一个大一号的卫衣,头发乱糟糟的,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牙膏沫。几乎是花容失色的拉着金俊勉的衣服,“哥,伯,伯贤儿,他他他……”




“他怎么了?”




张艺兴一着急韩语都说不利落,指着洗手间的方向都要急坏了。




行动派朴灿烈和吴世勋立刻响应张艺兴的号召,站起来就大步朝洗手间走去,吴世勋还顺手拉走了正在跟一个煮鸡蛋较劲的金钟仁。




金俊勉到底是队长,快速整理好自己受到惊吓的心,握紧了张艺兴揪紧自己衣角的手,温柔的说:“别着急,慢慢讲。”




见状张艺兴也稳下心情,深吸一口气看着金俊勉,“刚在伯贤不知道怎么了,突然跟我说什么天气好,什么体温计之类的,我也没太明白。总之,我以为他是哪里不舒服,我就试了试他的体温,但是很正常啊。然后我抬头就看见伯贤儿一动不动、双眼无神的在那儿站着。我说什么他也听不到,我说什么他也不回答……”




看着张艺兴一张一合的水润嘴唇,他的话金俊勉实际上没太听进去多少,注意力一定放在他亮晶晶的眼睛上。




好像我小时候养的那只小兔子。








这边金俊勉还在安慰张艺兴,对这个场景实在好奇的金珉锡听了一会也加入对话。




都暻秀一遍听着一边收拾着风卷残云过后的餐桌,金钟大坐了一会觉得无聊,就打算去洗手间溜达溜达,刚刚好听到里面的对话——




低沉的声音应该是朴灿烈:“伯贤,你们刚刚怎么了?”




年糕音的吴世勋:“是啊,不就是让你量个体温吗。”




边伯贤毫无灵魂的声音:“Lay哥他用额头给我量体温……”




奶气又委屈,是金钟仁:“用额头?这么量吗?”




然后就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额头撞额头的声音,然后就是两个人的惨叫声。




“……”




金钟大恨铁不成钢的摇着头背着手离开。




一直到了自己房间后,金钟大还觉得自己浪费了自己生命中的几秒钟去听他们这毫无营养的对话。








一大清早的闹剧以张艺兴边伯贤一人一杯酸奶结束。




九个人神色凝重的聚在客厅开家庭会议。




张艺兴专心致志的在喝手里的酸奶,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哥哥弟弟们在眼神交流中已经风起云涌。




金珉锡:Lay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边伯贤:是啊,他一直反感肢体接触,刚刚居然用额头来给我量体温!




都暻秀:他现在还不喝咖啡改喝奶了。




金钟仁:我反倒觉得这样的Lay哥更正常。




朴灿烈:别闹,你第一天认识Lay哥啊。




金钟大:会不会……这个人不是Lay哥啊?




吴世勋:开什么玩笑,他不是Lay哥是谁啊。




金俊勉:要不……我们试试?




所有人:可以。




吴世勋蹦到张艺兴的旁边,扬起小脸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哥,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艺兴缓冲了一会,然后突然爆发出一阵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笑,世勋。”




吴世勋冲大家点点头:“是他本人。”然后就蹦了回去。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金珉锡擦擦额头的冷汗,柔声问:“艺兴,你怎么突然换风格了?”




昨天还盐得要死,今天突然就久违的甜回去了。




张艺兴歪头面露疑惑,“我一直都是这样啊。”




金珉锡捂住心口:“对对对,你一直都是这样。”你这么可爱说什么都对。




饶是张艺兴的反射弧再长,也意识到了什么地方不对。




“你们怎么了?这一大早又量体温又问我你们是谁。而且我刚洗脸的时候发现我的毛巾不见了。”




进过洗手间的边伯贤表示否认:“哥你毛巾在架子上挂着啊,刚刚我还看见了。”




张艺兴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除了黑就是白的毛巾架子,坚决的摇头否定。




“绝对没有。”




以前的Lay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当然不会。




那还计较背后的原因干什么!抓紧时间调戏啊!




然后张艺兴就仿佛一块掉狼窝里的肉,一窝狼瞬间一拥而上。




捏脸,揉头发,亲脖子,拍屁股。




总之就是平时不敢干的一次性干了个爽。




张艺兴生无可恋的被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并且对成员们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平时也很热情,还对肢体接触有种谜之热爱,但今天未免太热爱了些。




另外钟仁,你能别扒哥哥的衣服吗?








张艺兴以上厕所为由火速逃离了失去理智的哥哥弟弟们,坐在马桶上思考人生。




疯了疯了,今天都疯了。




突然怕他怕得要死,然后又突然性情大变,对他搂搂抱抱的。




“我这是在做梦吗?”




胳膊上的痛感告诉张艺兴这不是梦。




要不给经纪人哥打个电话说一下?




原本划开锁屏的动作又停下了。




算了,他们发疯又不是第一天。




定了心情的张艺兴深吸一口气,大义凌然的一步一脚印的走回客厅。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根本没拍过手机屏幕上的这张照片。




来就来!




不就是一起皮吗!




我张艺兴皮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什么叫皮呢!




于是他们就比谁能皮,玩了一整天。








第二天,张艺兴看着扑进自己怀里的边伯贤,又懵了。




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的弟弟一脸委屈。




明明昨天就他的手不老实。




而Lay睁开眼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背景,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既然自己去了甜兴的时间,那么那个小孩就一定和自己这边的队友们相处了一天。




他们也一定意识到了“张艺兴”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意思。




今天一定很有趣。








End.




真的没有后续了




大家开学了吧




gap year的人无所畏惧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677)